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的这些特质,我们的卓越教师有吗?  

2016-11-11 06:45:58|  分类: 【优秀教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的这些特质,我们的卓越教师有吗?

 

2014年5月1日,来自马里兰州、任教于帕塔普斯科高中的英语教师肖恩·麦康,在美国白宫的玫瑰园大草坪上从总统奥巴马的手中接过了象征美国教师最高荣誉的“水晶苹果”奖杯。这份殊荣源于他当选为2014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从1952年至今,美国教育界仅有64位教师获此殊荣。他们是美国教育界当之无愧的教育英雄,也是学生、家长和教育者公认的卓越教师。这64位美国国家年度教师,有的任教30多年,有的仅有2年;他们所教授的年级从幼儿园到高中;教授的学科包含甚广;教师的学历从本科到博士不等;这些教师有黑人、白人;他们的男女比例约为4:6;他们的个性迥异。那么,这些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身上具备哪些共同的特质呢?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普遍具备积极的情绪状态

有过教育经历的人都知道,当教师并非那么容易,教学的复杂性经常被低估。“教学是一种常常会让人感觉到孤独、焦虑、遭疏远和被辜负的经历。课堂是一个混乱的竞技场,教师就是场上与无数歧路格斗的斗士。”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和所有普通的教师一样,也经常面对教育教学中的种种混乱无序与歧路纷呈。不同的是,他们总能够采取积极的方式予以应对。换言之,美国国家年度教师普遍具备积极的情绪状态。他们能够以乐观和积极的方式面对教学中的突发情况或不利事件。

1997年的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莎拉·德蕾珀曾因情绪失控在全班学生面前哭过。多年以后谈及这段经历,她毫不讳言。课堂上可能会出现各种突发情况。“即便把教学计划做得万无一失,也可能把课上得一塌糊涂。”德蕾珀认为,当教学中遭遇各种意外事件时,卓越教师需要调整自身的心态,发挥教师的适应能力和应变能力,接受现实并从积极的方面理解现实。最好的教师总是能适应而不是“陷入”他们的工作。

研究表明,助人行业的人最容易产生职业倦怠,教师职业位列其中。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善于根据自身特点设计有效的方案克服常规教学中的平淡甚至乏味,消除职业倦怠。2005年当选为年度教师的杰森·卡姆拉斯每天7点到学校,晚上7点以后才离开学校。他总结出每天保持积极心态的三条途径:学生之间的相互鼓励;保持积极心态的同事的影响;给自己留出一些时间充电。他认为,教师需要与学生、同事以及家长等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这样可以使教师在教学和学校生活中更加顺利。德蕾珀则喜欢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大量青少年喜爱的文学作品。文学创作和教学的完美结合使得她每天活跃在教育第一线。

1998年当选美国国家年度教师的菲利普·比格勒曾经说过,最优秀的教师都是乐观主义者和无悔的理想主义者。由于对教育感到失望,比格勒曾离开学校3年,后来他重返教育舞台并荣获美国国家年度教师称号。回顾这段特殊的经历,他说:“我找到了教师的真正价值,于是我回来了。……没有什么比在教室里教学更快乐了。”海伦·罗杰斯于2003年当选为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她认为,教学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还是她的快乐。无论是不愿读书的淘气包,还是来自破碎家庭的可怜儿,或者内心充满恐惧的害羞的孩子,罗杰斯都能发挥她的聪明才智,寻找各种巧妙的解决办法,使孩子们获得自信,走上实现自身潜能的道路。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积极的情绪状态包含多方面的内容,如自我效能、乐观、希望、智慧、勇气、同理心、利他、感恩、爱等。这些品质和特征并不一定在每一位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身上全部体现出来,但作为一个整体,他们所展现出来的乐观、积极、自信、智慧、利他之心确实非常明显。这些品质正是他们从数百万美国教师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非常重视教学创新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都深谙教学的重要性。“教学是最有价值的工作,没有什么比看着孩子的心智成长更让人激动人心了”,1977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勒诺尔·李曾经这样描述过她的教学体验。

教学被很多人视为一件重复性的工作,但比格勒从不会让自己重复劳动。他总是在尝试新的东西,且坚持常年读书不辍。他非常善于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教学方法。比格勒的历史课上没有无趣与枯燥,只有参与、投入与兴奋——装扮成古希腊城邦的公民探讨重大问题,模拟最高法院研讨宪法里的微妙玄机,开展对威廉·凯利上尉的军事审判,帮助约翰·肯尼迪赢取1960年总统大选,从上了年纪的老兵口中获取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手资料,实现到麦加的朝圣之旅……比格勒的教学手段可谓不拘一格。他利用的不仅有他百科全书般的大脑记忆库,还有多媒体技术、计算机模拟、报纸、网络,邀请演讲嘉宾,带学生实地考察以及大量的书籍。他还与其他教师一起组成人文学科教学团队,将历史与文学、建筑、科学、哲学等融会贯通,让学生体验“任何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的”。

为了使孩子积极学习科学,2008年的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迈克·盖森几乎绞尽脑汁。他创作歌曲,让科学知识融入脍炙人口的歌曲之中;他开发游戏,让学生在游戏中不知不觉地掌握科学知识;他尝试用各种可能的创新方法,激发儿童对科学的兴趣……他说,不要墨守成规,而要敢于创新,对别人的方法技巧,要创造性地“为我所用”,还要根据学生的具体状况,选择合宜的教学。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们开展教学创新的动力源自教学反思。“作为专业职业者……要对自己的工作、对自己每天要求学生所做的每一件事进行评估。”一般来说,教师没有升学、考试等方面紧迫的压力,处境相对安逸,所以很难意识到自己在知识和教学上的“短板”。如果没有校长的例行检查等外在驱动,没有主动反思、分析自己教学的意识等内部驱动,如通过课后观察自己的教学录像、牢记学生的个体差异等,很多教师可能会满足于原地踏步。2007年的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安德里亚·彼得森曾经感慨说:“在系统反思自己的教学之前,我以为我已经做得够好,很多方面都无可挑剔。然而,经过这一过程,我知道自己的教学还有不少盲区,存在许多自以为是的地方,并找到了改进的方向。”卡姆拉斯也经常思考自己的课,反思自己在课堂中的教学方式,回顾并问自己“哪些教学方法有效”“哪些教学方法无效”“我要如何改进”“我能与谁对话”之类的问题。他说:“这种种信念就是驱动我不断反思和提高的主要源头,是我成为一名优秀教师的根本原因。”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的教学创新离不开与他人的合作。2004年的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凯瑟琳·梅认为成为一名杰出的教师,需要不断地向同行学习,认真观察他们的教学,从不同的教学中体悟教学的奥妙,随着时间推移,使自己不断进步。2011年的美国年度教师米歇尔·希勒指出,在日常教学中和同事通力合作,是提升教学专业品质的重要举措。彼得森通过多年的教学发现,对于处在努力改进教学状况而苦苦“挣扎”的教师而言,寻求教学经验丰富的资深教师的帮助和指导显得非常可贵。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重视教师个体的精神独立和自由。持续不断的创新是他们专业价值的充分体现。教学创新能够培养教师的批判性思维,形成教师独特的教学风格,增强教师的自信,而合作则有助于激发教师更为强烈的发展意愿,也有助于教师个体反思能力的提高。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一群具有个性魅力的教师

教师魅力具体包含哪些内容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一般来说,以下这些内容是人们评价一位教师是否具有魅力时会重点考虑的。例如,对教学事业是否高度投入;自身生活或事业遇到挫折时,能否乐观与理性地解决;对学生能否给予由衷的爱和鼓励等。当然,最重要的莫过于教师的“激情”与“乐观”。只有那些富有激情,积极乐观的教师才能感染其他人,才能释放其自身的魅力,才能在无形中对学生产生积极的影响。

比格勒说,我在全国各地遇到过的优秀教师数以百计。他们背景各异,从教环境各不相同,所教学生也各式各样。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对自己所做的事充满了激情。事实上,他自己就是这样一位极具个性魅力的教师。比格勒讲起课来激情难挡。他根本无法静止地站着:双臂会不停地晃动,就像一个露营者在极力赶走成群的蚊子一般;时而踮起脚尖往前倾,咧开嘴笑,然后往后晃;双手紧紧地抓住讲桌左右两侧的桌沿,让讲台跟着他的身子一起抖动。2009年的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安东尼·马伦也是每天将激情带入课堂,亲近那些很多人认为难以接触的孩子,花数小时给学生作个别心理辅导,心怀同情地倾听学生,给予他们全部的关注,从而感染、激发每一个学生。

2010年的美国国家年度教师韦斯林说,自己是幸运的,可以发现自己的激情,并找到合适的途径去表达它。微笑就是展现教师激情与乐观的良好途径。德蕾珀说,好教师上课时是微笑的。她之所以微笑,是因为她不仅对自己所教的学科内容感到自在,还对教室和学生感到自在;她之所以微笑,因为学生对她的鼓励而非贬损有迅速的反应。“只有当教师对于教学怀有真实的期待时,他(她)才能充满热情和积极性。而教师的热情和积极性又可以继续传递给学生。这说明学生对于求知的渴望是他从教师那里感受到的热情的副产品。”

卓越教师的个性魅力还体现在他们遭遇困境时所表现出的坚强、勇气和乐观。罗杰斯在获得“国家年度教师称号”5年前,她的丈夫因心脏病突发离她而去。她以为自己的生命就此完结,于是在离开大学24年后又重返校园攻读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立志成为一名专业的教师。最终,她做到了。同时她也体会到作为一名专业教育工作者的骄傲。有人说她拥有博士学位却去教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阅读实在是大材小用了,她却认为,教孩子学阅读永远都不存在大材小用,永远不会。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努力追求“自我实现”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们虽然身处平凡的岗位,却不满足于做普通的教师。他们的行为非常符合马斯洛对于自我实现者的描述。他们专心致志地从事某项工作,工作与欢乐的分歧在他们身上已消失了。他们全神贯注于某一件事,忘记了他们的伪装、拘谨和畏缩——彻底献身于这件事。美国国家年度教师正是这样一群自觉自愿彻底献身于教育事业的自我实现者。教育教学是他们唯一、终身和永远的事业。

1961年的国家年度教师海伦·亚当斯是一名普通的幼儿教师,但在家长和孩子们眼中,她是“第二个母亲”,很多时候她是孩子们“唯一”的母亲。家长觉得在很多方面她做得比孩子们的亲生母亲还要好,因为她理解孩子们的需要、心情、恐惧以及能力。那些刚刚搬到坎伯兰的家长在送他们的孩子进坎伯兰幼儿园之后都说,所有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美好事情都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他们开始询问,谁是那位被孩子们反复提起的女士。其他幼儿园的教师也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聆听亚当斯的课,向她学习如何教育孩子。也有很多家长在开放日来听她上课。在坎伯兰,所有的人都亲切地叫她“Missy”。提起“Missy”,人们都知道说的是海伦·亚当斯。

德雷柏说,我的愿望和志向从来就不只是做教师,而是做一名让孩子永生难忘的真正的好教师。她把教学视为自己的“使命”,把自己描述为一名“不得不教”的教师。教学是我的心与灵,它很大程度上定义了“我是谁”。我将以之度过此生,无论我在何地。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是一群为了学生和教育事业默默奉献的人。在课余时间,如午饭时间或者上课前的间隙,盖森的房间里经常挤满了学生,他们和盖森老师一道即兴弹奏吉他、吃东西、聊天,气氛十分融洽。这也是盖森刻意经营的结果,因为可以利用这些时间,为学业落后的学生提供各种帮助。年近花甲的托马斯·弗雷明在1992年光荣当选为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谁能想到他曾经是一位中学的辍学生呢?中学辍学之后他到部队服役数年,退伍之后到夜校上学,最后通过不断进修获得了特殊教育的硕士学位,成为了密歇根州沃许诺郡青少年拘留中心的一名教师。他的学生有的是长期被忽略的孩子,有的具有学习障碍,有的不会阅读,有的是累犯。但正如他自己所说,在这些孩子身上他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这位个子很高,头发花白的黑人教师用真诚征服了他的那群学生。

马斯洛说,自我实现意味着充分地、活跃地、无我地体验生活、全神贯注、忘怀一切。自我实现者通常会伴随高峰体验。2010年的国家年度教师韦斯林曾经这样描述她所体验的“高峰体验”。“临近毕业时,我忽然接触到‘教师’这个名字,我仿佛被燃烧了,我立刻就明白:这才是我未来真正要走的道路,我可以以‘教师’的名义将上述的学习包容其中,心中的方向已定,就不再彷徨,前进的道路也就逐渐明晰——我更加热切地阅读、学习、思考……”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的特质引发的思考

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在白宫为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安东尼颁奖时说:“我和米歇尔都没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背景。我们能来到这里的唯一原因,便是在生命中的某些时刻,有像安东尼这样的人把我们引上了正确的方向。”卓越教师的价值永远不会被高估。美国国家教师的荣誉制度孕育了美国国家年度教师。他们一直坚守在教学岗位上,犹如柏拉图《理想国》中的洞穴之光,激励着普通教师走向卓越。

  荣誉激励并非卓越教师的致富之路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奖是美国教师的最高荣誉。耐人寻味的是,根据美国国家年度教师评选委员会的规定,当选美国国家年度教师之后没有物质奖励,只有一年的带薪假期。这种特殊的制度设计使其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荣誉机制,而非卓越教师的一条致富之路。

每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奖的获得者会受邀至白宫接受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的亲自颁奖。韦斯林认为:“这项荣誉不是将一位老师和其他老师区别开来的标志。这个奖项是为了表彰卓越教师的共同点,是为了表彰所有教师共同的追求。”美国国家教师荣誉制度的意义不仅仅是使卓越教师从默默无闻变为“超级明星”,还力求通过盛大而庄严的颁奖仪式引发公众对于教师职业的重视,激发更多的教师努力追求卓越。国家对教师职业的重视应该不仅仅体现在设立“教师节”、颁布《教师法》上,一些具体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活动更能引发人们的共鸣。

  卓越教师应该坚守教学岗位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在当选之后不会离开课堂。这是他们和评选委员会的约定。确切地说,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在当选之后的第一年需要暂离教学岗位,以教育发言人的特殊身份穿梭于全美各地,开展巡回演讲,广泛接触各界人士,传播教育理念和做法,听取教育改革的意见。然后,他们就回归课堂,继续做一名普通的任课教师。这样,他们的教育智慧和经验得以在教育一线持续不断地传播、推广和创新。

我国的很多卓越教师在获得重大荣誉后,往往会逐渐远离课堂,或转到管理岗位,或兼负教学和管理的双重责任。这种“教而优则仕”的情况往往导致卓越教师的专业价值流失。卓越的教师并不必然就是优秀的行政管理人员。相对而言,卓越教师更是稀缺资源。我们需要对这些资源予以关注和保护,进行科学合理地开发和利用,使其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培育教师的职业幸福感

在中国传统认知和评价习惯中,我们喜欢用“蜡烛”“园丁”等词汇凸显教师的职业道德和奉献精神,却忽略了教师个体作为生命存在的自我价值诉求以及追求幸福生活和更高生命质量的权利。人们在评价卓越教师时也习惯以道德水平作为首要标准。事实上,只有“教并幸福着”的教师才更有可能成为卓越教师。美国国家年度教师是一群为了学生和教育事业忘我工作的人。他们对教师职业的理解不仅仅是奉献,更强调对教师职业的认同和热爱。罗杰斯在当选为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后自愿到杰弗逊最穷的布莱顿学校任教。她说,这不是一个多大的奉献,或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事情本该如此。因为,她太喜欢一整天都跟孩子在教室里了。

“教师不仅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生存状态与生活方式。”而生活和幸福原本就是一个东西。一切的追求,至少一切健全的追求都是对于幸福的追求。在这个意义上,所有卓越教师的生活都是在追求学生与自我的共同幸福。

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