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国外社会科学两种研究范式的对峙与融合  

2016-12-06 10:21:55|  分类: 【质的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外社会科学两种研究范式的对峙与融合

作者:秦金亮

来源:《山西师大学报》


 

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是社会科学进行事实性研究的两种基本范式,近年来引起了社会科学诸学科的广泛关注。本文旨在从方法学的视角对国外社会科学的这两种研究范式间的关系进行梳理与评析。我们在讨论二者的关系之前有必要明确各自的基本内涵。量化研究就是采用实验、调查、测验、结构观察以及已有的数量化资料,对社会现象进行客观的研究,将所得结果作相应的统计推断,使研究结果具有普遍的适应性。质化研究就是在自然的情境下采用无结构访谈、焦点访谈、参与型观察、实物分析、文献档案等,对社会现象进行详细的描述,并从当事人的视角理解其对现象的意义或对事物的看法,不对研究结果作普遍的推演。可以看出量化研究和质化研究都指的是相关的一类研究方法,而不是指称某一具体的研究方法。
  

一、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兴起


方法学家布瑞曼说:“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有一个长期孕育的过去,但其形成系统的方法体系却是近几年的事”。事实上量化研究的历史可追溯到奥古斯特·孔德、赫伯特·斯宾塞的实证主义时期,而真正从技术层面推动量化研究进程的是统计学家威廉·配弟,配弟在《政治算术》中明确提出将数理方法运用于社会科学研究,开数量化运动之先河。20世纪初世界科学中心由欧洲移向美国,社会科学数量化运动才成为一种潮流。社会学家斯托哥在问卷设计、抽样设计的基础上提出了问卷和抽样的数理分析方法,社会学家拉扎尔斯费尔德一生致力于建立社会统计分析的数学模型,在社会学中形成了同芝加哥学派相抗衡的哥伦比亚数量学派。在政治学中普遍使用概率论、游戏论等数量方法进行竞选分析,在教育学中运用实验方法推动了实验教育学的发展,在心理学中行为主义所推行的严密实验方法,力图使心理学成为像物理学一样的实验行为学科。上述学科的量化研究运动发展了实验法、测量法、问卷法、数学模型法等量化研究方法。
  

质化研究的兴起也是多学科发展的产物,质化研究的概念有不同的称谓,在中国大陆人们惯称为定性研究,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将它译为“质的研究”、“质化研究”、“质性研究”。质化研究源于人类学的民族志研究,ethno意指一个文化群体、一个民族,graphy意为描绘、描述。因而民族志就是对特定文化的人群进行详细的、生动的、情境化的描述,以探究特定文化中人们的生活方式、行为样式、价值观念等。民族志的兴起在于西方殖民地对异文化原始部落的极大兴趣,早期人类学家主要使用探险家、航海家、贸易商、传教士、殖民官员所记录的文字资料作为研究异文化的素材,而很少自己亲自搜集第一手资料,他们认为整理分析资料更重要。最早倡导实地调查研究的是美国人类学家博厄士,他带领学生经常到美国西北海岸的印第安部落进行实地调查,人类学称其为田野工作。真正开创长期田野工作的是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其内容主要包括以深度访谈、参与观察的方式对调查对象的所言、所行、所思进行详细的描述和辨析,他并于1922年写就了《西太平洋的航海者》和《安达曼岛民》两部经典性的民族志专著。在社会学领域,社会学家、社会心理学家乔治·米德创立了以符号互动论为指导的芝加哥学派。芝加哥学派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深入到城市、农村、社区、组织,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社会调查,这些研究不仅成为之后社会学的精典之作,而且为质化研究积累了宝贵的技术方法。在社会学中推动质化研究兴起的另一场革命性的运动是H·加芬克尔领导的常人方法学运动。在心理学中直接推动质化研究发展的是布伦塔诺开创的现象学心理学研究。布伦塔诺认为心理学不应研究意识的内容,而应是“意动”,实验的内省法只适合于心理内容的研究,对“意动”的研究应是一种反省性的内部知觉,这种反省性内部知觉的方法就是后来现象学方法的雏形。
  

二、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对峙

 
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从其形成之日起,就存在着各自鲜明的风格,这是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在研究方法上的具体表现。方法学者库恩在《实证主义终结了吗?》一文中认为:“任何研究不管研究者是否自觉意识到与否,必然有研究的方法学前提,实证主义哲学虽已经消亡,但它对社会研究方法的影响却是持续的。”克瑞斯威尔则详细分析了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在选择研究问题、研究中的方法学前提的对立。下面我们结合上述两位学者的观点,对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方法学前提对立作一分析。
  

量化研究的本体论假定是,社会现象是独立于研究者之外的客观存在,因此,对社会现象的研究必须采用客观的观察、测量,目的是实现研究的客观化。质化研究的本体论设定则是将社会现象看作是主体涉入的生活世界,它绝对不同于客观的物理主义世界,客观化必然使生活世界退化为物理主义世界,生活世界的鲜活性将不复存在,人文世界就变成了原子式的“砖瓦泥”实体世界。
  

量化研究的认识论假定是研究者独立于被研究者之外,研究者与被研究者之间是一种主客关系,研究者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局外人,远离被研究者,同被研究者保持距离,避免主观价值的涉入。质化研究的认识论假定则是,研究者与被研究者是双主体的互动过程,因为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是人及其关系,它与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有着本质的区别,因而在研究过程中研究者与被研究者之间不是保持一定的距离,而是最大限度地缩小“我—他”人际距离,深入到被研究者的内心世界,获得真切的体验和认同。
  

量化研究的价值论假定是,在量化研究中保持价值中立,研究者在研究设计、选择被试、研究控制、操作化过程、结果形式化表达等方面都力图以局外人的方式保持价值无涉。质化研究则认为涉及人的双主体研究保持价值中立是不可能的,因而量化研究标榜的价值无涉犹如掩耳盗铃一般,是方法论的幼稚表现。且不说对人的研究,行为主义者对动物的研究还犯有拟人论的错误,因此质化研究认为,与其价值涉入难以避免,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承认价值涉入的存在。在表达方面,量化研究讲求精确、形式化、可操作化、数量化,质化研究则强调研究者对社会现象的理解和意义的发现。从研究方式来看,量化研究一般是从已有(或前人)的假设出发,通过实验、调查等方法来验证(或证伪)已有的假设,因而是一种演绎性的验证。量化研究要对变量操作化定义,通过测量以发现变量间的因果关系。在选择被试方面,要求按随机化原则来抽样,目的是要得出可概括的、可推广的结论。质化研究则是从当下发生的事实出发,直接面对事实,以归纳的方式获得本质属性,尽力避免受已有理论或假设的干扰或污染,直接面对事实本身;质化研究不重视概括,并认为越是概括的东西,对具体现象越缺乏解释力,因而重视研究的个别化。
  

三、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融合


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上述方法学前提的对立,并不是不可以弥合的。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决定了其研究方法不应是单一的,而应是多样的。国外学者近年来在诸多学科讨论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融合,其中“多情境—多方法”、“多特征—多方法”是讨论的热门主题。这种方法学理论认为,从社会科学某一学科的整体来说需要多样化的方法,因为研究问题的情境不同、特征不同,方法也就不应相同。当代美国著名方法学者克莱斯万认为,质化研究与量化研究的两极对立,仅是方法学表达的需要和实践中人们的极端所为,事实上,从质化到量化是一个连续的过程,纯描述的归纳与纯数量的演绎仅是连续中的两个极点,大多数的研究方法如调查、评估研究、纵向研究、行动研究等则是两极之外的中间。创造性地吸收各自的优点,是每位研究者须予考察的问题。这些方法中依据研究问题的不同,可能某一问题采用此极(指质化)的多些,另一问题采用彼极(指量化)的多些,重要的是研究问题决定最适宜的方法取向。
  

另一些方法学者如迈克思威尔和克瑞斯威尔,则从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优势与缺陷方面探讨两类研究范式融合的可能性,在此我们作一总括。质化研究的优点主要表现在:(1)质化研究能对微观的、深层的、特殊的社会现象进行深入细致的描述与分析,能了解被试复杂的、深层的心理生活经验。(2)质化研究适合于对陌生的、异文化的、不熟悉的社会现象进行探索性研究,为以后建立明确的理论假设奠定基础。(3)质化研究更适合于动态性研究,对社会现象的整个脉络进行详细的动态描述。(4)质化研究采取自然主义的研究范式,重视在自然情境下研究人的经验世界,因而研究的结果更切合人们的生活实际,研究结果的运用更具有针对性。(5)质化研究采用归纳的方式建立自下而上的理论,适合于扎根理论或小型理论的建立。(6)质化研究重视研究者与被研究者之间的互动过程,重视在互动中建构理论和知识体系,可避免教条主义和机械主义。质化研究的缺点主要表现在:(1)质化研究不适合于宏观研究,质化研究通常采用个案、深度访谈、参与性观察收集资料,因而不适合对大量被试进行大样本的宏观研究,也不宜发现某一社会现象趋势性的特点。(2)质化研究不适合对社会现象进行数量的因果分析和相关分析,不利于发现社会现象间的因果规律。(3)质化研究结果不能作概率上的推断演绎,研究结果不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和可推广性。(4)质化研究具有一定的主观性、人为性、经验性、情境性。(5)质化研究过程缺乏具体的操作化程序和技巧,在实施过程中更多的是靠研究者的知识经验、文化背景、个人悟性等主观因素,同量化研究相比其知识体系不利于学习、传播和推广,对于初学者和天赋不高者难以在短时间内掌握。(6)质化研究的结果和评估标准具有一定的模糊性,由于质化研究重视的是研究过程中研究者与被研究者的知识建构,质化研究一般没有明确的结论,更不能盖棺定论;同时质化研究的评估标准不像量化研究有客观、明确的标准,质化研究的质量主要通过“读者”的主观认可。
  

量化研究具有以下优点:(1)适合于宏观研究,发现趋势性的特征,如一般人群的智力呈正态分布,反应时呈正偏态分布等。(2)适合于对社会现象进行数量化的因果分析和相关分析,发现趋势性的因果规律与相关规律。(3)研究结果可作概念上的推断演绎,只要测量尺度、数据类型符合数学模型的要求,推断就是正确的、有代表性的、可推广的。(4)量化研究可证实或证伪已形成的理论假设,并不断地修改和完善已有的理论假设。(5)量化研究具有一定的客观性,量化研究方法有具体、明确的操作程序,结果的检验有具体的检测手段和系统的评估标准,上述特点基本能保证研究操作和结果的可重复性。量化研究的缺点表现在:(1)量化研究主要是对社会现象的表层进行量化测量,然后以“黑箱”的方式推知其内在过程,不能揭示深层的内在的结构。(2)量化研究测量的是行为事实,不能测得行为的意义,行为的意义需要质化研究的体验和理解。(3)量化研究重视的是对社会现象进行静态的横向研究,虽然也有纵向的时间系列设计,但依然难以描述社会现象的动态过程及其作用机制。(4)量化研究习惯以资料趋中的平均水平,反映某一行为事实,因而它代表的是总体的平均状况,而对总体的特殊个体不仅不具有代表意义,而且会扭曲特殊个体的实际状况。(5)有相当量化研究很难达到理想数学模型的约束条件,但仍用该数学模型,结果得出不真实或错误的结论。


从上面我们对质化研究与量化研究优缺点的讨论可以发现,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可以优势互补。在相当的情况下,量化研究的优势却是质化研究的不足,而质化研究的长处却是量化研究的短处。因而将这两类方法加以融通可以实现宏观与微观结合,静态与动态结合,控制情境与自然情境结合,事实与意义相统一,建构假设与验证假设相统一,客观度量与主观体验相统一,实现多层面、多角度、多方法研究某一主题。


近年来社会科学界的方法学者力图超越两种研究范式的方法学前提设定和研究风格的差异,进一步探讨了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具体融合的途径,形成了Maxwell、Ragin、sieber、Ternd、Vidioh、Fine等不同的具体融合模式。在此我们总结如下:
  

1.次序式融合。次序式融合就是指在一项研究中,首先使用一种方法,以后再使用另一种方法,两种方法的使用存在前后次序。在研究的探索时期,适宜用质化研究;在研究形成理论框架和理论假设后,可采用量化研究来验证理论。对此费纳等(Fine)提出三种次序式融合方式:(1)通过参与观察发现理论,然后以实验检验理论;(2)通过访谈建立理论,再以实验检验理论;(3)通过隐蔽式非参与观察构建理论,后以实验法来验证理论。
  

2.平行式融合。平行式融合是指一项研究中质化研究与量化研究方法同时使用,而不是根据不同的研究阶段,分先后次序使用。对于大型的研究课题可采用平行式融合,即同时采用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方法,这样的研究一般有血有肉,点面融合,研究结果能够相互补充,相得益彰。但这样的研究方式也可能会出现结论的不一致,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容忍研究结果分歧,因为在有的情况下结果没有对错之分,我们可以修正整体的理论框架,使不同的研究结果整合到一个更高的概括水平。
  

3.交叉式融合。交叉式融合是指在一项研究中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交替进行,它适合于对一项课题进行深入的扩展性研究。社会科学有不少课题需要向纵深发展,在研究中一般先用质化研究建立理论假设,然后再同时采用量化研究和质化研究进一步扩展理论,再形成新的研究假设,再采用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验证假设和修改假设。通过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交叉进行,可使一项研究逐步深入并逐步扩大。交叉式融合在使用时要求研究者同时对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有精深的方法学训练。否则在研究设计中使用不当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甚至比使用单一方法效果还差。
  

4.同步主辅式融合。根据研究问题的性质确定将一种量化研究或质化研究的方法作为主导方法,而将其他方法作为辅助方法同步进行。如皮亚杰关于儿童思维发展的研究起初以交谈法为主,辅以实验控制研究,后以实验控制为主,辅以交谈观察获得资料。主辅同步式融合一般在某一主导方法下,通过多种途径收集资料,这样不仅可以多方位认识研究对象,且方法间可以相互补充。
  

5.主辅嵌入式融合。这种融合方法的特点是确定一种量化或质化研究的方法作为主要方法,然后将其他方法融入主导方法中去。如在社会心理学中著名的米尔格拉姆权威服从研究,该研究的主导方法是实验法,通过控制实验情境,进行实验干预,获得实验资料,同时该实验也将参与观察、访谈嵌入实验中去,既获得了量化的数据资料,也获得了质化的描述资料,使该实验研究的资料更加丰富、详实、充分。
  

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融合的方式和途径还会有多种,因为法无定法、法无定则,只要某种融合方式更加切合研究问题的要求,这种融合就是可行的、成功的。对于社会科学研究来说,大量的研究属于复杂的社会文化研究,因而采用多方法的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的融合是非常必要的。质化研究与量化研究不是在对立中相互抑制,而是在融合中发挥各自的优势,弥补各自的不足,勃发融合的整合效应。


作者:秦金亮(1966一),男,山西原平人,山西师范大学教育与心理科学院院长,副教授,心理学哲学博士,主要从事方法学、元科学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