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教师参与课改的影响因素及对策分析  

2017-01-24 04:57:45|  分类: 【教学主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参与课改的影响因素及对策分析

 

——传统文化的视角

 

西华师范大学  陈玲

 

  摘 要:教师能否积极地参与课程改革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传统文化中“重视集体,排斥个体”的价值取向,“恒常”的守旧心态,“尊官贵长”的权威、等级思想,“重行轻知”的惰性思维,“中庸”的处世态度等都影响着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意愿和行为。为促进教师参与课程改革,一方面,应引导教师树立正确的观念,立足于传统文化又超越于传统文化;另一方面,需要营造积极的学校文化,即开放、创新、民主、合作与竞争的学校文化。

  关键词:课程改革;传统文化

 

  课程改革成功与否离不开教师的参与。实施课堂教学的一线教师是课程改革的重要主体,是新课改的探索者和践行者。然而,我国传统的课程开发模式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模式,专家、学者是课程开发的主体,教师只不过是服从上层的意愿、执行他们的计划而已。造成教师成为“忠实的执行者”的原因,除了有政策、体制的原因,也有教师自身能力、素质等方面的原因。就教师自身因素而言,教师的思想观念又是其根本原因。其中传统文化对教师思想观念的影响,更是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从传统文化的视角分析影响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原因,有助于从深层次上分析解决问题。

 

  一、传统文化对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影响

 

  1.“重视集体,排斥个体”的价值取向

  中国传统文化十分强调人际关系,强调个体是从属于集体的,要形成和谐的人际关系,个体必须服从集体。然而,“重视群体,排斥个体”的价值取向,使个体要实现自我价值就必须精心研究人际关系,使个体和群体协调,同步运转。这种价值观念将人束缚在“人际关系”之中,使个体无条件顺从群体,阻碍了个体的意志独立和锐意进取。在“集体”的光环下,没有“个体”,没有个性,人们都喜欢随大流,或者做事总需要和别人“在一起”,不敢单独地去做一件事。

  课程改革意味着一种新观点、新事物,教师对课程改革的态度取决于教师集体对它的态度。对于教师个体而言,他们作为单独的个体,不敢过于表现自己,不敢与其他教师“不同”,“不敢为天下先”,以避免由单独的个体变成“孤独的个体”。这种传统的“跟集体”、“随大流”的观点也就导致了教师们对改革持观望的态度,从而阻碍了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积极性。

  2.“恒常”的守旧心态

  我国传统文化是一种大陆型的农业文化,农业文明是简单重复的“安居乐业”的生产方式,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这也就决定了我国传统文化中重实际的特点。它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人们的“恒常”心理,即容易将事物看成“本来如此”、“习惯如此”,而不善于探索“为什么如此”、“还能不能用其它方式”、“能不能变通”、“这种习惯好不好”等。

  “恒常”的心态往往导致人们因循守旧,安于现状,反对改革,缺乏与时代共鸣的内驱力。在课程改革背景下,教师们对改革缺乏激情,不愿参与改革甚至阻碍改革,原因也在于教师们存在守旧、法古的心态。因为他们对当前的教育形式、对自己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等已经习以为常,要将“自然”的东西改掉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有的老教师,用传统的讲授法向学生灌输知识,这种方法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都是可行的,也培养出了不少“人才”,他们很难一下子就接受新的教法,如观察法、访谈法,很难让学生“做主”。

  3.“尊官贵长”的权威、等级思想

  我国传统文化中严格的等级秩序是作为一种价值尺度而存在的。从“君臣”、“父子”、“夫妇”到“长幼”、“朋友”都有严格的等级秩序,严格遵从上级、长辈、前人的经验,首先就表现为要对“古”敬畏。在朱熹心目中,“敬”的真精神是“畏”与“收敛”。他说:“敬为甚物?只如‘畏’字相似,不是块然兀坐,身无闻,目无见,全不省事之谓,只收敛身心,整齐纯一,不凭地放纵,便是敬。”[1]这种“敬畏”不仅仅是对“古”的敬畏,更是对权威和等级制度的敬畏。

  从对等级制度的严格执行,到内心“敬畏”的把持,权威、等级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根深蒂固。人们严格地遵守着等级的差别,批判思维也泯灭在这种等级制度下,人们也因此形成了习惯顺从上级的思想。这种“不逾矩”的思想反映到教师身上便是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缺乏。在课程改革中,教师缺乏参与课程改革的动机、意识。他们常常认为,教科书是权威专家制定的、是国家通过的,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在他们看来,“改革”也不是自己作为一名普通教师所做的事,而是专家、领导们所做的事,自己“不在其位,不谋其职”,否则就是“逾矩”。

  4.“重行轻知”的惰性思维

  我国特有的农业文明使得人们重视实干,“重行轻知”的文化导致了人们习惯于去做,而不习惯于深入的学习、探索和发现。我国的传统文化“重行”,导致了人们的惰性思维,习惯于“做”,不习惯于“批判”、“反思”。

  这种传统的惰性思维也形成了一种惯性的阻力。教师习惯于做“忠实的执行者”,不愿意去探求其中的原理,日复一日地重复同样的劳动。因此,当新课程改革来临的时候,教师只是习惯地、忠实地“执行”,而不习惯把自己作为一名决策者、参与者,充分行使自己的权利,运用自己的智慧。教师们一切以“本本”为依据,不是教给学生创新的方法和本领,让学生去发现和探究真理,而是灌输给学生获得“本本”上现成的答案,缺乏创新。

  5.“中庸”的处世态度

  中庸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特点之一,也是人们处世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朱熹在《中庸章句集注》中把中庸解释为:“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庸,平常也。”可见,“中庸”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过犹不及”,做事要掌握好一个“度”。中庸虽好,但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也就是对平庸事物的认同。“君子不争”、“和合”、“不要出头”等思想造成了人们知足常乐、安贫乐道的观念,做事前瞻后顾,犹豫不决,畏缩不前。“中庸”哲学与我国传统文化中“不争”等观念一致,成为支配人们行为的普遍理念和要求。这种思想严重阻碍着人们主动性和积极性的发挥。

  在“中庸”思想的影响下,教师习惯于目前的学习和工作状态,对改革持保守、怀疑甚至抵抗的态度,对不满意的现实也等闲视之。同时,新课程改革包括一定的破旧立新。对于教师而言,这种即破又立的做法带有一定的风险性,它必然带来自己教学生活的种种转变。因此,在改革面前,教师们有可能丧失昔日的光环,削弱自己一直以来所拥有的权威和成就感。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必然对改革持保守状态,更谈不上参与改革了。

 

  二、促进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措施

 

  1.合理利用传统文化

  我国传统文化并不全是阻碍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消极因素,其中也有许多积极的成分。教师应充分发挥传统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以“有为”为指导。儒家传统文化不同于道家文化。儒家强调“积极有为”,道家强调“消极无为”。朱熹提出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宏大理想。这种抱负对于教师而言,有利于促进其积极参与课程改革。“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是传统文化中的最高理想,也是在今天的多元文化时代我们应该继续坚持的重要原则。“和而不同”体现的是一种辩证统一的思维方式,这与时下兴起的后现代主义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2]后现代主义者认为,现代主义崇尚基础主义、中心主义;追求确定性、同一性、统一性、连续性;盲从绝对真理和权威。而后现代主义理论尊重多元、崇尚差异、反对中心主义、消解“结构”、蔑视权威,为多元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任何文化的发展都是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以传统文化的积极因素作为基础的。对于教师而言,重新审视我国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认清其与现代生活不合时宜的方面,并进行现代性的改造;同时更要继承其中与现代化相适应、有益于教师参与新课程改革的某些价值观念与思维方式。并且,合理吸收和利用后现代的观念和价值,对于教师更新文化观念,从而更好地理解“教师”、“课程”和“教学”,更好地参与课程改革有重要意义。

  2.营造有利于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学校文化

  (1)营造开放的学校文化。传统儒家文化虽然具有对其它文化的包容性和吸收性,但终因其历史局限性而避免不了其相对封闭性。在多元文化的今天,我们的学校文化应该以开放的姿态容纳多元文化。教师、学生、学校、家庭、社会等要统整为一个发展系统,合理吸收外来文化,将外来文化进行本土化改造,从而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教育改革。

  (2)营造创新的学校文化。传统那种只凭经验、教材进行教学的“教书匠”已也不能适应新课程的要求。教师需要对学生、课程和教学进行思考、探索,实现课程与教学的创新。学校应积极宣传创新教育和创新文化,以增强教师对改革的责任感,鼓励教师积极参与课程改革。

  (3)营造民主的学校文化。民主的学校文化是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基础。校长应与教师进行充分沟通,实现平等对话。首先,让教师充分意识到课程改革不仅是课程专家、学科专家和校长的事情,同时也是自己的事情。教师不仅有发言的权利,更有参与的权利。其次,校长作为一校之长,要充分重视并尊重广大教师和管理人员,培养他们的主人翁意识,并采取措施保证教师享有话语权,让他们参与学校的决策与管理,从而逐步建立起互相尊重、互相交流的平等、和谐、对话式的学校文化。

  (4)营造合作的学校文化。合作的学校文化主要是指教师之间的合作。教师文化有四种不同的形态,即个人的文化,即教师彼此隔离,其主要精力用于处理自己的课堂事务;分化的文化,即教师的工作彼此分立,有时会因为权力与资源而相互竞争;合作的文化,即这种文化建立在教师之间开放、互信和支持基础上;人为的合作文化,即教师被要求围绕行政人员的意图与兴趣(这些意图与兴趣往往是在其他地方形成的)进行“合作”。[3]在合作的学校文化中,教师之间共同研讨课程、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共同寻找解决办法。在参与过程中,教师进行着经验交流和情感沟通,更好地保证了参与课程改革的质量。

  (5)营造竞争的学校文化。没有竞争就没有活力。因此,学校应建立一种竞争性的文化,鼓励教师之间正当、良性的竞争。课程改革需要教师之间的相互合作,但缺乏竞争的合作将导致平庸,止步不前。学校应建立一种激励机制,奖励教师的“参与”过程及其取得的成就,从而保证教师参与课程改革的积极性、主动性和持久性。

 

  参考文献

  [1]朱熹.朱子语类(卷十二)[M].北京:中华书局,1983.208.

  [2]王牧华.多元文化与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价值取向[J]. 教育研究,2003,(12.

  [3]范国睿.学校管理的理念与实务[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316.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