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已有的经验不能脱离现实的实践——评专家评审活动中的“符合论现象”【原创】  

2017-02-13 09:29:32|  分类: 【博主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有的经验不能脱离现实的实践

 

——评专家评审活动中的“符合论现象”

   

 

    对一项研究与探索工作的质量请有经验与见识专家担任评委进行评审与指导,总体上看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评审工作中的评委,担任着对一项研究与实践活动的内在质量做出最终判断进而形成结论性意见的重任。同时,一次有质量的评审活动,本质上是一次高强度的调研与判断同步完成的思维活动。需要对文本进行价值分析,对语言进行价值分析,对短暂交流进行价值分析,而这一切都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这就对专家评委本人的认识能力、认识方式提出了综合性的高要求。因为这种判断与结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着研究与实践者的行动感受工作动力。当好评委,没有足够的相关经验肯定不行。但只有经验,但不能理解和把握好经验如何运用也不行。这里,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的关键性因素是评委对于一项全新的教育实践时,能不能暂时将自己头脑中固有的东西进行一次“归零”处理,让自己能够与研究者和实践者处于同一个高度来理解评审对象的有价值的探索与实践。如果评委用一种与自己个体经验所形成的认识的“符合度”作为评价一项创新性实践的唯一依据,就难免会发生大错特错的现象。

 

    一次是对某校一项很有创意,也很有实效的“教结构”工作经验的评审,这是一项很了不起的创新性研究与实践,有基本的认识也有具体的操作方法。(我认为也很有理论上的依据和国际上的相关研究实践)但专家们基于自己的经验与与常规性的认识境界,认为小孩子的认识与理解就是逐渐完成的,先教结构是不可以的(专家作为个体,表现出的是缺少评价相关的研究的视野与高度,国际上对于人是否理解了知识,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能否形成结构性的理解)。一所小学勇于探索通过直接指向理解知识的核心点位展开实践探索,这是多么可贵,但被“砖家”们举起冷酷的“砖头”砸了下去。冷漠而不科学的评价必然带来部分积极性的耗散,这位很有研究热情学校领导事后表示,今后潜心办自己的学校,搞自己的研究,但不再去参与相关评审活动“挨砸”了。这样,这项经验的发展与传播产生了很大的困难。

 

    另一次是某校的一项创新性实践,校长满怀职业情怀,他要让自己的学生感受到学习是一件愉悦的事情,设计实施了很有特点的实现了全覆盖的“节日课程”,学生具身于节日的氛围中展开学习活动,学校办得也是有声有色。可是一位评委基于自己是“从来不过节的,我自己的生日也不过”,“我把过节的时间都用来做学习和研究”(个体的职业境界与全民的社会习俗不应对立),进而提出“天天过节不就等于没有节了吗”(混淆了节日课程之“节”与现实生活之“节”),这项有特色的工作也被“砖家”“砸”了下来。

 

    还有一次评选工作,一位实际工作很扎实、很有实效、很有影响、很被大家所认同的同事,在一次很严密的评选工作中也“败”下阵来。

 

    两项着力于探究“知识习得”内部心理结构,聚焦于学生的心理活动,强调学习者主动性的有质量、极为可贵的实践,被专家的习惯性“经验”所挫败。一位工作有质量、有影响的科研带头有评选中“败北”,促使我们应该象研究其他教育现象一样,来研究专家评委们在评审工作中存在的“符合论现象”。

 

    应该说,专家评委面对教育研究现象,基于自己拥有的经验,对事物作出价值判断,获得人们信任与尊重,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所思所想与研究现实脱节,审视和评论一件事情时,依赖直觉和个人陈旧经验编织对一线实践的理解,并将这些理解作为预先的主观自我设定,不去充分和认真地感悟实践探索者的创新性探索与实效,进而否定掉好的、创新性的实践,有时会造成一般人无法造成的伤害。生活中的小现象与大道理都告诉我们:无论是什么人,特别是评审专家,要以开放和科学的态度去面对评审对象的研究与实践,让自己科学地进入感受新知状态,提高感受新知的与能力水准,舍得丢掉固有的旧观念,丢弃审视过程中的刁钻性,以防止观察事物的片面性。

 

    我们必须看到,单纯依据自己的已有经验来评判教育的现实实践,特别是具有突破意义的教育实践,会从自身与影响两个方面形成一种理解与认识教育的“惰性意识”,产生一系列与生活世界脱节,“预知”教育生活条件的行为,一旦未经任何考虑深思熟虑而赋予实践活动以可以想象的图景,试图塑造出生活世界的一种必然性,评价就会建立在一种既往生活经验基础之上的实践假设,偏重于专家最初、已有的教育经验,并试图通过惰性产生某种固化的对教育生活理解上的习性结构,用这种结构的知识作为为评价现实与未来生活世界的本能依据,只能产生教育实践的停止不前。

 

    笔者建议:

 

    第一,专家评委要提升自己的感知能力、认识水准与评价水准,特别是在评审中善于暂时放弃前见,提升自己的认识理解方式的科学性水平,真正承担起评审专家应有的职责。要以谦虚的精神、博大的胸怀与、感恩的心态与科学的态度面对一线研究者及他们的研究成果。要从内心中承认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最新、最宝贵的探索与认识都存在和产生于鲜活的现实实践之中,已有的认识不可能囊括所有的现实实践,当一种与自己的已有认识产生冲突的实践与认识出现的时候,要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对科学面对,因为符合已有经验的东西创新含量往往是低的,而与已有经验“冲突”时,就会存在两种情况,一是错误。二是创新含量极高。如果评审专家总是基于自己已有的、个性化的经验进行价值判断,与你的已有经验冲突就一概否定,你就肯定就会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砖家”和职业创新“杀手”。多说一句,很多所谓的“专家”并不真正理解甚至并不知晓教育现象学研究的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就是面对新的事实,必须“悬置起自己已有的经验和成见”,“与新事物进行一次新鲜的遭逢”,以确保对新的事实形成准确的理解与作出科学的价值判断。这种悬置是教育现象学研究的最基本的要求与原则,丢掉或违背了这一点,“专家”们就很有可能被已有的经验“带离”真实的发展与创新,导致误判,沦为“砖家”。

 

    第二,评审活动的组织者要清晰地理解,一所学校教育的发展与进步,需要经过一个“守”(引进借鉴)——“破”(局部突破)——“离”(创新实践)的过程,要创设良好的外部环境,引导和鼓励有见识、敢创新的校长们与教师精心探索和大胆实践。同时要为专家们走近研究者、直接接触经验本身创设机会,现实感研究者丰富的实践、创新的可贵与艰辛的付出,使其有更好的条件去更精准地对创新意义重大的教育实践探索活动作出科学评价。最大限度地避免和减少无意识、但真实存在的扼杀掉教育优秀实践探索成果的现象。同时,在评审的组织过程中,应适度保持直接组织者与研究者自身的比例,这样可以实现某种程度上的修正与“纠偏”,避免脱离实践本身而单纯的依据文本进行评价时可能出现的评价精准度低的问题。

 

第三,研究者要有效提升研究成果与经验的提炼与表达能力,让专家有更好的条件来理解自己的探索经验与研究成果。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创新性研究成果的表述过程中,要充分考虑人们(包括“专家”)前置性的经验与认识水平,在整体呈现自己的经验与研究成果前,借鉴商家的做法,先在一定范围内“试吃”(找研究者之外的相关人员先阅读理解一下),通过这一步骤来观察其他人在理解你的经验与成果时可能出现的误解,观察你的表述中可能存在的“死角”。最终,在告诉别人你的经验与成果“是什么”的同时,也要防范性地告诉学习者(包括评审专家)你的经验与成果“不是什么”,通过这样的方式解决非研究者(包括评审专家)通识性经验与理解与现实性突破与创新之间客观存在的“误差”,通过建立这样的一种预警机制,“管控”可能出现的“认识危机”,进而避免“误判”,让自己带有突破性的好经验能顺利地走出来,被大家顺利理解和接受,实现促进教育发展的目标。同时,优秀的研究者同样也要以宽容的态度看待评审工作,专家是人不是神,专家也同样会犯错误,在专家的错误面前,仍然要保持自信的心态和探索的精神,事业的发展与认识的提升才是教育实践探索的最终目的。

 

笛卡尔在哲学沉思中曾经指出,“凡是我早先信以为真的见解,没有一个是我现在不能怀疑的,这决不是由于考虑不周或轻率的原故,而是由于强有力的、经过深思熟虑的理由”。为此,笛卡尔提醒自己并也提醒所有的人,“我还必须当心把这些注意记住:因为这些旧的、平常的见解经常回到我的思维中来,它们跟我相处的长时期的亲熟习惯给了它们权利,让它们不由我的意愿而占据了我的心,差不多成了支配我的信念的主人”。为获得正确而可靠的认识,人们就必须要把“历来信以为真的一切见解统统清除出去”。事实上,每个人都持有一些自以为真的信念和见解,然而,这些信以为真的信念和见解中可能有些是并不可靠的、有问题的。因此,需要通过观察理解新的实践来反思和辨明这些信念和见解。为获得正确而可靠的认识,任何人都必须要把“历来信以为真的一切见解统统清除出去”。教育评价的逻辑应服从于教育实践创新的逻辑。我们应该关注创新性教育实践与部分教育评价缺少足够的对“实践意欲”的充分理解所形成的矛盾。专家评委要自觉关注和强化对具有创新性“实践意欲”的对接能力,如果漠视创新性实践,用既定的经验程式去理解和评价实践,简单地从“符合论”立场来看待和评价新的教育实践,就可能会出现教育评价与教育实践的断裂尴尬情形。

 

    最后,笔者声明:无意否认专家评委们艰苦、复杂的劳动与积极的贡献,只是希望专家评委在评审工作中思路更加清晰,运作更加科学,避免出现评审活动中的负面效应,不要在专家评审这一“最后一公里”,因“砖家”的出现而让宝贵、闪光的创新性实践胎死腹中。丢弃掉旧有的,才能理解好崭新的,简单的“符合论”不可取。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