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社会资本理论视野下的集群发展研究  

2017-02-28 06:41:48|  分类: 【教育创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资本理论视野下的集群发展研究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公众服务处  王庆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吴泗宗

 

  集群发展是当今教育领域研究的新视界。理论和实践证明,在某一区域或领域中依据内在关联因素联系在一起的学校形成的集群发展,对于拓展办学功能、获取竞争优势、实现开拓创新起着积极的作用。本文运用社会资本理论,对集群发展的机理作出必要的解释。

 

  一、学校集群社会资本的内涵和特征

 

  社会资本理论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新经济社会学的核心理论之一。Pierre BourdieuRobert D PutnamJames SColemanAlejandro Protes等均对社会资本作过阐释。纵观这些代表人物的研究成果,可以归纳出社会资本以下几个方面的共性特征:一是社会资本具有增值性,与物质资本和知识资本一样,社会资本能够降低行动的成本,有助于特定社会结构中的行为者实现其价值增值目标;二是社会资本具有生产性,“像其它形式的资本一样,社会资本是生产性的,使某些减少它就无法实现的目的完成成为了可能”(James SColeman1998)。三是社会资本的本质就是一种社会关系网络,它由共享某些相似特征的成员联结在一起而形成,信任、规范、信息、合作、期望和互惠等是这种关系网络的基本特征;四是社会资本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这受制于所处网络结构的形式,而且社会资本会因不同的作用机制而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后果。

  结合社会资本理论的阐述和学校集群的实际,可以将学校集群社会资本定义为:在一个特定区域或领域内,集群成员内部、集群成员之间、集群与外界相关实体之间的社会关系的总和,也包括集群成员获取并利用这些关系来摄取资源、加强协同、自我增强以及促进发展的能力总和。集群社会资本的特征主要表现在:

  1.无形性和共享性。集群社会资本是一种无形资本,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到。集群社会资本是以集群整体为基础的,存在于各成员组成的网络之中,体现在集群成员办学活动的各个方面,在整个集群成员拥有的全部资源中发挥作用。也就是说,集群社会资本更具有集体的特性,表现为集群成员与其他成员或多或少制度化了的相互认可的关系,其一旦形成,就具有共享性,并通过彼此的相互联系而相互作用。这种共享性还体现在集群成员可以共享收益,体现在对集群利益的共同维持和促进。

  2.增值性和非均衡性。不同于物质资本,社会资本不会由于使用而减少,却会由于不使用而弱化,它具有可再生性,其存量会通过“使用”而累积迭加,会由于不断使用增加其价值。集群社会资本能为利益相关者创造长期性的竞争优势,带来更高的办学效率、更低的办学成本,从而取得更高而长期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但是,集群成员的地位和具体的校际或社会交往状况决定了其所拥有的社会资本的非均衡性。由于办学历史、办学基础、师资力量、管理水平等等方面的不同,使得集群成员之间存在社会资本存量方面的组成差异;而集群成员对社会资本利用的不同程度,也影响着其增量的变化。

  3.嵌入性和路径依赖性。嵌入性是集群成员之间在长期的联系中形成相应的惯例和稳定的关系,并通过这种关系结构影响集群中行为者所采取的行动或采取行动时的行为倾向。嵌入性构成集群的整合运行机制如集群文化、集体效率、规制、信誉等,为社会资本的效用发挥创造了必要条件。此外,社会资本是在集群发展过程中长期培养、积累和磨合而成,其一旦形成,往往不容易改变并呈现出路径依赖性。集群可以引导一种各方都从主观上愿意长期维持其存在的、在体制上得到保障的持久稳定的关系,使社会资本得以确立,并不断地进行自我再生产,且在不断变化和发展的环境中长期发挥作用,为学校注入活力。

社会资本理论视野下的集群发展研究 - 思想家 - 教育科研博客

 

  二、集群发展与社会资本要素关系

 

  1.集群网络。集群网络是社会资本的特定形式,社会资本的价值是通过集群网络来实现的。组织数量、关联程度、时间维度、空间维度等构成的集群网络结构可以反映出集群与社会资本的关系。组织数量反映集群网络的规模。但是,网络规模与社会资本的价值并非正相关。网络的维持受到资源及能力的限制,因此组织数量过少和过多都可能使集群的社会资本下降。关联代表集群行为者彼此的联结程度。集群成员关联度可分为某一成员与其他成员的关联度,以及在此基础上得出的集群网络关联密度。集群网络的含义为每所学校跟多少成员有关系,也表示学校可能获取的社会资本的多寡。关联程度越高,社会资本越大。就时间维度而言,社会资本与“有组织的记亿”相关,过短时间周期不能形成充分的成员间相互作用的记忆,而过长时间又会丢失成员间行为的相关记忆。空间维度显示集群成员所拥有的机会与限制。集群网络的重要特征是地理接近的相关学校的集中,空间接近有利于成员间面对面交互作用,面对面的交互又有利于社会资本的形成。当空间距离增加时则可能需要有较长的时间才能将信息传播到整个集群网络,也会增加信息不对称程度,更不利于缄默知识的传递,由此可能降低社会资本价值。

  2.信任程度和信任半径。从认知角度讲,信任是一个行为者评估另外一个或一群特定行为者将会进行某一特定行动的主观概率水平(迪戈·甘姆贝塔,2000)。“信任半径”则是一个人愿意对周围人信任的最大范围(James Ogilvy1995)。信任对于集群来说是独特的社会资本,是集群成员获得集群性租金的核心要素,是培育集群内成员之间关系的粘合剂。信任程度和“信任半径”是衡量社会资本的一个重要标准,因为它们可以影响集群成员的合作范围、合作深度、合作方式、合作效率。集群成员之间的信任不同于有些组织之间基于可能性预期而产生的弱信任,而是属于关系信任,是一种基于强联系和持续规范的信任关系。集群中,成员之间的反复经常交往,增加相互之间的信任,可以有效防范投机行为、减少不确定性,降低交易成本和协调成本,促进双方的交流和沟通,提高成员间的透明度和开放度,获取更多稀缺资源。信任的存量基础越大,集群中的成员越愿意交流与合作。

  3.信息对称程度。信息对称与社会资本的价值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信息对称程度越高,社会资本的价值越高;反之亦然。在信息不对称条件下常常会导致机会主义行为和道德风险的问题,博弈论中的纳什均衡和柠檬市场就是信息不对称的产物。为了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基本的做法是通过提高交流能力尽可能减少信息不对称的程度。因此,集群是克服信息不对称的重要手段。集群内,彼此的地缘、业缘接近使得成员之间接触的面很广,接触机会很多,使信息的传播、扩散和利用成为现实,为成员提供了许多面对面交流信息的机会,既包括正式的交流,也包括各种非正式的交流,犹如马歇尔在评析产业区集群现象时所说的:“秘密不再成为秘密,而似乎是公开了”(AMarshall1920),集群成员可以获取的其他成员信息远比一个相对独立于集群的学校更为充分和完善,有助于知识尤其是隐性知识在成员之间的传播与扩散。通过信息交流,可以相互了解对方掌握的新知识、新技术、新方法以及教育教学、学校管理改革的动向,开阔视野,增加知识量;相互获取各自感兴趣的信息线索,降低搜寻信息的时间和成本;相互沟通各自的办学经验特别是知识资本的开发、利用情况,增强各自的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

  4.合作程度。社会资本表示的是在一个组织网络能够进行团结协作、相互促进生产收益的情况下形成的“库存”(简·弗泰恩、罗伯特·阿特金森,2000)。社会资本作为集群成员之间进行合作研究的“库存”,是集群发展的动力之一。集群发展是一个复杂的交互过程,要求成员之间密切交流,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成员之间平等地协调各自的行为,参与者中心任务的一致性和契合度,使彼此能够携手共进,为集群发展创造一种社会文化氛围。以合作为基础的社会资本具有“粘合剂”的作用,有助于促进成员间的交互学习,建立和保持成员之间长期稳定的相互作用,提高成员间的相互依赖性,形成成员之间的关联,提升合作发展能力。

  5.规范程度。规范是对集群成员行为具有约束力的规则、范式及制度安排。集群成员之间互相合作、诚信守约是起码的游戏规则,这些非强制因素在无形之中激励或者约束着成员的行为方式和交往关系,使之趋向合作与信任,从而改善集群的关系网络。集群成员如果能够信守承诺、遵守处理相互关系的规则、避免机会主义行为,那么集群将会更加有效地达到共同的目标,并对集群效能的发挥起着积极的作用。反之,会造成投入、收益、风险在集群成员中的不对称,导致集群的失控。

  6.价值认同。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中指出,共同愿景是组织中人们所共同持有的意象或景象,它遍布到组织全面的活动,而使各种不同的活动融汇起来。集群组织的价值认同就是共同愿景核心要素之一,它是集群形成的重要基石,是集群发展的导航标。价值认同是在集群成员深刻分析集群走向以及各自的能量、潜质和贡献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它伴随着集群的形成过程,更伴随着集群的发展过程,随着集群成员沟通、交流、合作的加深,信任度的提高,以及在集群行为带来的益处的增加,各方的价值认同度也就会随之提升。但是,不同的办学目标、不同的办学定位、学校自我发展观和人才质量观,无形之中左右着集群成员的行为动机和行为方式。我们也会看到,获取优质资源的冲动和维护自身利益的保守、对有效合作的渴望和对竞争优势可能削弱的担忧,偏好于自身知识的最少溢出和偏好于外部知识的最大化学习,往往交杂在一起。因此,调整目标函数,形成共同价值取向,在共同价值观基础上形成共同的责任,将有助于集群的创新发展的。

 

  三、不同组合集群社会资本的发展情境

 

  美国学者Michael Woolcock1998)认为,镶嵌(embeddness)和自主(autonomy)是作为社会关系的社会资本的两种独立而又互补的形态。根据镶嵌(整合)和自主(联结)的高、低不同发展水平的相互组合,Woolcock分析了四种形式的发展情境。本文尝试借鉴Woolcock对四种发展情境的概念来分析集群社会资本建构的类型。

  1.低整合-低联结(无效性集群社会资本)。这种情境只是体现学校在地理上的扎堆,是一种没有任何集群意义的组织类型,相互之间缺乏集群的动力,没有形成任何共同的认知、目标、规范、利益需求和行动倾向。实际上,该形式的存在与否对改善办学的境况没有任何影响。学校之间几乎没有形成任何共同的价值选择和资源共享机制,亦未形成任何联结。

社会资本理论视野下的集群发展研究 - 思想家 - 教育科研博客

  2.高整合-低联结(管制性集群社会资本)。这种集群缺乏普遍共享的目标、规范和准则,而是教育行政部门通过管制力量形成的一种组织方式,集群成员缺乏自主,在管制的作用下,只能获得十分有限的发展。集群初期的建设和活动体现了这样的特点。这是由于市场机制相对不很完善、自主作用比较薄弱,学校处于按照行政指令行事的环境中,集群的形成和成长主要依靠教育行政部门的推动来完成。也就是说,集群的产生是自上而下的,是带有浓重的计划经济色彩的刚性的集群模式。这种单向的刚性的推进方式,若无视教育的发展规律和通过整合促进学校价值增值的特性,未必实现学校的发展,反而可能导致集群过程中的种种矛盾。

社会资本理论视野下的集群发展研究 - 思想家 - 教育科研博客

  3.低整合-高联结(市场性集群社会资本)。该种集群基本特征表现在:市场机制开始建立,集群的成长、演化基本上依赖市场与教育互动的方式来完成。学校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并通过学校对集群利益的追逐自发形成。外部政策力量对集群的成长、演化的影响是间接的、辅助性的,主要通过调节集群的制约因素,防止集群外部性的发生,调节作用主要表现在集群出现后的事后调节方面。在集群中,一些成员以社会需求和市场价值为组织纽带,主要按照单个项目的性质来组织成员的活动,表现出有获利项目就有成员之间的行动,无获利项目就没有成员之间的行动。该种集群带给成员的利益是暂时的、局限的、狭隘的。

  4.高整合-高联结(发展性集群社会资本)。密切的集群内部联结,高层次的整合,给集群成员带来了发展必需的机会和资源。这类集群产生成员所需的共同文化氛围和办学空间,并与所有相关利益和制度安排相链接。集群是学校互动形成,通过价值链得以联结,具有集群共同愿景,成员之间交往活跃,沟通顺畅,平等相处,诚实守信,互惠互利;成员与外部环境协调统一,符合教育发展的基本空间布局原则。集群的产生和发展是自下而上和上下结合的发展范式的体现,具有科层组织和市场组织的双重特性,通过教育行政部门的引导、政策扶持、社会需求和学校对自身发展的谋求,共同促进集群的前行。“高整合-高联结”的发展范式丰富了集群的社会资本,促进集群发展的良性循环,而这又使得集群走向自身向往的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