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宁拙毋巧 宁朴毋华

 
 
 

日志

 
 

教育研究的功能分析  

2017-02-06 07:41:05|  分类: 【教育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建华:彰显研究功能 坚持学科自信
原创 2016-11-18 《中国高教研究》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


  摘 要:30多年来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为高等教育研究与高等教育学科建设提供了坚实的实践基础。同时,高等教育研究与高等教育学科建设的成果也对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高等教育研究与高等教育学科具有影响与促进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功能,这些功能包括观念引导功能、决策服务功能、实践改进功能等。当我们在分析与反思高等教育学科30余年建设发展的经历和探讨高等教育学科进一步建设发展的思路时,应该对这些作用与功能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
  关键词:高等教育研究;高等教育学科;功能
  我国高等教育研究与高等教育学科的发展离不开30多年来、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高等教育事业的进步与高等教育改革的深入。众所周知,自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的通道,高等学校数量不断增加,高等教育人口迅速扩大,高等教育入学率持续上升。到2015年,我国的高等学校已经发展到2852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560所),高等教育在学人数达到3647万人(其中研究生191万人,普通高校本专科学生2625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4%。在高等教育事业迅速发展的同时,高等教育改革也在不断深入。自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出台以来,体制改革始终是高等教育改革的重头戏。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进一步提出了“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完善治理结构”“加强章程建设”等将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持续推向深入。体制改革的目的是为教育实施、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提供更好的制度环境。因此,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方式、培养模式、高校课程体系、教学方法等方面的改革也在各高校广泛深入展开。尤其是在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大众化持续发展、质量与水平日益受到关注的形势下,许多高校都在人才培养过程的诸多环节上加强了改革的力度与深度。30多年来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为高等教育研究与高等教育学科建设提供了坚实的实践基础。同时,高等教育研究与高等教育学科建设的成果也对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当我们在分析与反思高等教育学科30余年建设发展的经历和探讨高等教育学科进一步建设发展的思路时,应该对这种作用与功能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
一、高等教育研究的观念引导功能
  纵观世界高等教育与大学的发展历史,研究所产生的观念变革对高等教育实践的引导与影响作用是不容忽视的。如在对欧洲乃至世界大学发展的走向产生重要影响意义的19世纪初的德国大学改革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观念引导的作用。18世纪末19世纪初,德国的一批哲学家、思想家相继发表了有关大学的论著,集中讨论了大学问题,提出了鲜明的大学理念。这其中有康德的《学院之争》(1798年)、谢林的《关于学问研究方法的讲义》(1803年)、施莱尔马赫的《德国意义上的大学随想》(1808年)、费希特的《在柏林创立一所与科学院紧密联系的高等教育机构的演绎计划》(1817年)和洪堡的《关于柏林高等教育机构的内部组织与外部组织的理念》。欧洲有学者在评价这些思想家们的论著对大学改革的作用时认为:哲学家们将他们的理论触角伸进了大学领域,在德国形成了不同以往的“高等教育的哲学基础”。在19世纪初期,“出现了为数众多的要求大学改革的论著,这些论著对大学的改革以及新大学的设立产生了强有力的影响。其中,施莱尔马赫、费希特、谢林、洪堡的大学构想成为19世纪初期以后大学改革的基础”。在这些哲学家的大学理念的影响下,德国的大学将研究引入教学过程,改变了大学的教学形态,发展了大学的新的职能,形塑了大学的德国模式,开启了欧洲大学近代化的进程。
  在我国近30多年来的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过程中,同样可以看到高等教育研究所产生的理论、成果对高等教育实践的观念引导作用。高等教育大众化是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我国学术界有关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研究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即以开始。以中国知网收录的论文为例,在以“高等教育大众化”为“主题”的搜索中,1989年就有以《日本高等教育的大众化过程及其结构》为题的论文。20世纪90年代末21世纪初,有关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研究形成了一股热潮。1998年收录的论文有16篇,1999年有93篇,2000年有120篇,2001年有240篇。学术界有关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研究将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概念及理论传播至社会,对高等教育的实践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作用。1999年6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将标志着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的15%的高等教育入学率作为事业发展的中期目标,提出:“通过各种形式积极发展高等教育,到2010年,我国同龄人口的高等教育入学率从现在的9%提高到15%。”“高等教育大众化”现已成为描述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特征的一个重要术语,并从学术论著中的概念词汇走向了大众媒介的日常用语。
  在近年来的大学治理改革的探讨中,“学术权力”是人们常常提到的词汇之一。学术权力也成为完善我国大学治理结构中必须认真面对的一个主要课题。在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中期我国高等教育的理论与实践探讨中,“学术权力”一词恐难寻其踪。最早将“学术权力”一词引入我国学术界的也许是1989年王承绪教授团队出版的译著《学术权力——七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比较》。进入21世纪之后,随着高等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有关学术权力的研究广泛而深入的开展起来。以中国知网收录的论文为例,以“学术权力”为“主题”的搜索结果显示,自1989年至2016年,共发表了6259篇论文,其中绝大多数论文都发表于2000年之后,之前发表的论文仅65篇。深入而广泛的研究使得人们对大学内部治理结构中各种权力、各种组织之间的关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意识到必须明确作为学术权力主要载体的学术委员会在大学内部治理体系中的地位,并充分发挥它们的作用。  
二、高等教育研究的决策服务功能
  社会科学研究不仅具有提供科学知识的功能,还具有服务社会发展的功能。服务社会发展,其中包括了为政府的决策提供知识与智力服务。社会科学研究发挥决策服务功能通常需要具备一些基本条件。其一,政府的决策需要社会科学研究为其提供必要的调研与咨询。众所周知,现代高等教育已经发展成为一项涉及面广、影响程度深刻的社会公共事业,因此负有公共管理责任的政府的决策在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中就发挥着愈来愈重要的作用。这对政府决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实现决策过程的科学、民主与公开。只有通过科学、民主、公开的程序才能制定出具有民主性与科学性的政策,才能避免发生决策失误。而决策过程的科学、民主和公开需要社会科学研究的参与,为决策提供必要的理论基础与参考资料。一些国家为了使决策咨询服务制度化、常态化,成立了以专业人士为主的咨询委员会,赋予咨询委员会在政府决策过程中的法律地位,充分发挥研究在政府决策过程中的作用,并立法规定听取咨询委员会的意见是政府的义务。如德国的科学审议会和日本的大学审议会都在各自国家政府制定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政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二,社会科学研究具有较好的水平和基础,有能力为政府的决策提供咨询服务。无论哪一门社会科学,只有在研究相应的社会现象的过程中,形成系统的学科理论与研究方法,提升对社会现象及问题的解释力,才能为政府的决策提供有价值的学术见解和有意义的思路策略。
  我国的高等教育学科经过30余年的发展,已经形成相当的规模,其学科理论与研究方法正在逐步走向成熟。数以百计的高等教育学研究生培养单位培养了众多的从事高等教育研究与管理实践的专门人才;1200余所高等学校设有高等教育研究机构,大批专职研究人员进行着高等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一批高水平的学术期刊成为高等教育研究成果的重要交流平台,高等教育研究在为政府的决策服务方面也做出了许多积极的努力。
  如2010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在制定过程中,有众多的高等教育研究者参与调研、讨论与起草工作。《教育规划纲要》中的一些表述,如“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完善治理结构”,“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在学科建设、学术评价、学术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充分发挥教授在教学、学术研究和学校管理中的作用”,“加强章程建设”,“尊重学术自由,营造宽松的学术环境”,等等,均是在《教育规划纲要》出台之前的一段时间内,高等教育学界所认真探讨与深入研究的重要内容。
  大约10年前开始的高等教育强国建设研究为政府制定高等教育强国的发展战略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2008年,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组织了全国的高等教育研究力量,围绕着“为什么要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什么是高等教育强国”“怎样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等一系列命题,开展了以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为主题的全面而深入的研究。2014年完成课题研究任务。2015年10月24日,国务院发布的《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中第一次正式地列出了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时间表。即“到本世纪中叶,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数量和实力进入世界前列,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强国。”其中课题研究的结论与政府的时间表恰好一致,这充分说明“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研究,已由学术界的研究转化为国家意志”。  
三、高等教育研究的实践改进功能
  高等教育学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在它的发展过程中研究的应用性是其主要特征之一。所谓应用性,可以理解为研究的许多问题来源于实践,解释实践中产生的问题并提出可资参考的方法思路是研究的主要指向。因此,“高等教育学研究必须关注高等教育实践的发展,必须研究实践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为解决实践中的问题提供理论上的指导是高等教育学的学科功能之一”。多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学科的成长是以高等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和高等教育规模的逐步扩大为背景的,改革与发展主题的转换不断给研究提出新的课题。而高等教育研究的许多成果也确实对高等教育实践的改进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在我国高等教育30多年的改革进程中,高校人才培养模式、课程体系、教学改革始终是人们关注的主要课题。尤其是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与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深入发展,20世纪50年代形成的大学教学制度及其人才培养过分专业化的问题日益引起人们的注意。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加强基础、拓宽专业成为高校教学改革的重要内容。就在此时,在高等教育学术界通识教育的研究逐渐兴起。“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是对近代高等教育有重大影响的一种教育思想与实践。研究它,既为认识高等教育发展历程与规律所必需,更对当前和今后的高等教育改革有重要意义”。在中国知网的数据库中,以“通识教育”为“主题”的论文搜索显示,1987年开始有关于通识教育的论文,世纪之交研究的论文开始增多,2000年有34篇,2001年有32篇,2005年之后,研究进入热潮,至今每年刊载的论文都在百篇以上,2015年高达706篇。有关通识教育的理论研究对高校教学改革的实践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北京大学2001年开始实施以本科教学改革为主要内容的“元培计划”,改革课程体系,以哈佛大学实施通识教育的核心课程为参照系,面向全校学生开设通选课。复旦大学2002年提出“大学本科教育是通识教育基础上的宽口径专业教育”的观念,改革了课程体系,以综合教育课程、文理基础教育课程、专业教育课程作为新课程体系的组成部分,通识教育体现在综合教育课程与文理基础教育课程中。北京大学在2014年新一轮的本科教学计划修订时,将加强基础作为修订教学计划的思想原则,认为:“在加强专业教育基础的同时一定要注重学生文理通识教育的基础(包括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等领域的基础),要努力在专业教育中贯穿博雅教育的理念与思想,全面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与学术能力。经过多年的改革,通识教育已经在我国大学的教学中扎下根,通识课程已经成为我国大学本科生课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进入21世纪以来,规模的迅速扩大所带来的质量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教育部在2007年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本科教学改革全面提高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推出了“高等学校本科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工程”。2012年教育部又发出了《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牢固确立人才培养的中心地位,树立科学的高等教育发展观,坚持稳定规模、优化结构、强化特色、注重创新,走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道路。”在提高教学质量的工作中,高校教师的作用当然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况且,我国高校教师的状态与提高教学质量的要求之间还存在着一些不适应。一是长期以来形成的“重科研、轻教学”的观念、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影响着人们;二是大量的青年教师(据教育部统计,2014年普通高校专任教师1534510人中,不满40岁的教师有872607人,占总人数的56.9%)面临着如何提升教学能力与水平的问题。学术界在研究高校教师的过程中,“教师发展”的概念及理论在10多年前开始出现。在中国知网的数据库中,以“高校教师发展”与“大学教师发展”为“主题”的搜索结果显示,第一篇出现的论文是2003年的《自我发展 规范管理——国外高校“教师发展”的经验和启示》,2007年之后,研究逐步增多起来,迄今为止,中国知网共收录了621篇论文。教师发展的研究传导并影响到高校的办学实践,近几年来许多大学建立了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以教师培训、教学咨询、教学改革、教学研究为中心展开各项活动。教育部2012年发出《关于启动国家级教师教学发展示范中心建设工作的通知》,提出:“以提升高等学校中青年教师和基础课教师业务水平和教学能力为重点,完善教师教学发展机制,推进教师培训、教学咨询、教学改革、质量评价等工作的常态化、制度化,切实提高教师教学能力和水平,建设高素质教师队伍。‘十二五’期间,教育部在中央部委所属高等学校中重点支持建设30个国家级教师教学发展示范中心。”
  以上仅举数例试图说明高等教育研究具有观念引导、决策服务和实践改进的功能,并在我国近年来的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中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这些功能的体现是坚定高等教育学科发展自信的重要基础。一门社会科学的学科自信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拥有比较成熟的学科理论体系,使之可以立于学科之林;二是具有分析社会问题、解释社会现象、提出方法思路的能力,使之对促进社会进步有积极作用。毋庸赘言,在这两个方面,高等教育学科都还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
封面图片来源网络
  胡建华,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江苏南京 210097
  原文刊载于《中国高教研究》2016年第11期第8-11页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