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做出有学术厚度的语言哲学研究  

2017-04-17 21:11:59|  分类: 【总结提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出有学术厚度的语言哲学研究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4月17日第1187期 作者:本报记者 潘玥斐

  在20世纪哲学领域发生“语言转向”后的几十年时间里,语言哲学发展为哲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日,记者就语言哲学研究的价值、当前中国语言哲学研究发展状况等问题采访了相关学者。

  研究当代哲学问题的入门

  为什么通过分析、研究语言就能探讨哲学问题呢?南开大学哲学院教授李国山表示,我们关于世界的所有思考和认知都要通过语言表达出来。通过分析语言表达式,找到它的意义,或所表达的思想,或所记录、传达的知识。然后再间接地通过它所表达的关于世界的思想、传达的关于世界的认知来了解世界。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江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语言哲学研究对于整个当代哲学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可以说是研究当代哲学问题的入门。通过语言哲学研究,可以更好地了解当代哲学发展的总体概貌,可以更好地深入了解与语言相关的重要研究领域,比如语言学研究、外语研究、对外汉语研究等。应当把语言哲学作为当代哲学的出发点,因为如果没有经过语言哲学的学习,我们很难理解当代哲学发展的基本走向以及它们所关心的问题。

  与当前发展较快的心灵哲学、科学哲学相比,语言哲学发展比较缓慢。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利民认为,语言哲学的分析方法已经深深地融入了现代西方心灵哲学、科学哲学等一系列的追问之中,对于我国语言哲学研究也有重要意义:基于汉语语言独特的句法、语义、语用特征的思辨可以说才刚刚起步,汉语语言哲学的思辨对世界思想宝库的贡献有待开发;我国学术界开创能与西方学术思想相媲美、对话的学术新思想道路尚任重道远;相对于西方文化传统,中国文化传统缺少理性分析性思辨,语言哲学的理性旨趣及分析方法思辨是以澄清概念、梳理思想为核心,有利于培养青年一代的批判性思维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胡建华提出,语言哲学研究推动了现代认知科学的产生与发展。现代认知科学的研究技术离解开大脑与语言奥秘的目标仍然十分遥远,“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先进的仪器代替不了理论的思考,认知科学的进一步发展离不开语言哲学研究。

  缺乏原创性思想

  我国学术界对语言哲学的关注和介绍由来已久。据李国山介绍,《逻辑哲学论》德英对照本出版后5年,张申府先生便将其译为中文发表。但是,国内对语言哲学的研究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开始兴盛。目前,国内做语言哲学研究的既有哲学学者,也有语言学学者。哲学界的语言哲学研究主要致力于西方的各个语言哲学流派和代表人物的著作翻译、思想研究;语言学领域,主要致力于语言哲学的译介和研究工作。此外,当前我国语言哲学研究,还包括研究中国古代哲学中所包含的语言哲学思想、关于中国哲学家的语言哲学思想与西方哲学家语言哲学思想的比较研究。

  刘利民表示,中国哲学界除了译介西方语言哲学思想外,中国语言哲学学者也就西方语言哲学的概念、命题以及不同理论流派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发表了一系列成果,也涌现了理论造诣颇深、在世界学术领域中活跃的语言哲学学者。同时,语言哲学的影响在其他学科也有延伸,如包括外语界在内的语言学界近十多年兴起的语言哲学普及和研究潮流。但总体观之,国内语言哲学的问题对象、研究方法尚处于西方语言哲学思想体系之内。虽然对西方语言哲学的概念、命题甚至理论体系的反思与批判已有可观的成果,但原创性思想、突破性理论的构建尚需时日。

  当前,我国的语言哲学研究面临着诸多挑战,存在需要突破的问题。“目前,语言哲学研究所缺乏的是转向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国传统哲学的视角。”江怡表示,转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传统哲学是中国语言哲学研究应当开辟的新视角、新方向,同时要开展与西方语言哲学研究界的平等对话,提升中国语言哲学研究的国际影响力。

  胡建华认为,总体来看,我国语言哲学领域的研究基础还比较薄弱,既懂语言学又懂分析哲学的人才还比较少。很多情况下,从事语言学研究只会做具体语言事实的分析,不熟悉分析哲学文献和研究传统及其所思考的问题;而从事分析哲学研究往往不熟悉复杂的语言事实。

  结合重大现实问题

  对于如何推进我国语言哲学研究,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徐英瑾提出,应当把握“两个契机”,促进语言学与哲学融合,把本民族的语言特色体现出来;把语言哲学研究与我们所关心的现实重大问题结合起来,另外,应当克服语言哲学研究中的西方中心主义倾向,在研究过程中不仅要注重汉语,还要重视学习、运用国内其他兄弟民族的语言,努力做出真正具有学术厚度的语言哲学。

  刘利民表示,哲学研究着重的是问题意识、思辨精神,与一般科学研究有不同之处。哲学研究更需要宽松的环境,对哲学学者的工作不宜采用量化的方式,应当制定更为合理的评价模式。另外,国家应支持在国内相关专业,如汉语语言学、外语语言学、少数民族语言学等领域开展语言哲学的普及。

  胡建华建议语言哲学专业的学生,要先练内功,把原著读懂、吃透,打好语言学、逻辑学和哲学基础;大学在哲学和语言学两个学科上,应当开设语言哲学课程;对学界来说,需要大量翻译语言哲学著作,为语言哲学在我国的发展营造良好的氛围。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