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现状与启示——基于1949至2015年的文献计量分析  

2017-04-19 07:17:46|  分类: 【研究综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现状与启示

——基于1949至2015年的文献计量分析

作者:易兰;陈恩伦   发表时间:2017-04-18

         [ ] 基础教育质量是我国教育质量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也是我国教育研究的重要课题。通过对中国知网(CNKI)等19492015年有关“基础教育质量”文献的计量分析发现,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经历了“厚积薄发—稳步提升—直线上升”的发展过程,并且在成果数量、质量等方面成绩显著,但在研究对象、研究方法、研究影响力等方面依旧存在一些问题。因此,未来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要进一步拓宽理论视野、采用实证方法、注重本土推广。

[关键词]基础教育;基础教育质量;基础教育质量研究;文献计量分析

 

一、问题提出

基础教育质量是我国教育质量体系的核心组成部分,直接关系着我国公民基本素质和整个教育事业的未来发展。《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把提高质量作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核心任务。树立科学的质量观,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适应社会需要作为衡量教育质量的根本标准。树立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教育发展观,注重教育内涵发展,鼓励学校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出名师、育英才。”[1]党的十八大报告更明确提出“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中国教育梦”伟大蓝图,并要求“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着力提高教育质量”。[2]可以说,人民满意的基础教育应是高质量的基础教育,质量是基础教育的生命,提高基础教育质量是教育现代化的必然要求。[3]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对教育的需求已经从“有学上”转变为“上好学”[4],基础教育质量成了人民群众热切关注的问题,甚至被视为最基本的“民生问题”。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目标

本研究的目标是通过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现有的电子文献的分析,透视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成就与问题,并对基础教育质量研究作出展望。具体来说,一是掌握新中国成立以来关于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文献情况,厘清其历史发展脉络;二是透视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文献结构,分析我国基础教育在研究主题、研究取向、研究方法、研究群体、研究影响力方面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三是基于对抽样文献的计量分析,展望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发展方向,提出我国未来基础教育研究的建议。

(二)研究方法1

本研究主要采用元分析,也就是文献分析法。运用文献计量学的技术与方法透视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知识网络,借助数理统计的方法,定量分析相关的文献数量、研究主题、研究方法、关键词和作者等信息,并利用知识图谱对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进程与结构关系进行可视化网络架构分析。主要的分析工具有SATI3.2文献题录信息统计分析工具、Ucinet6.0社会网络分析软件和SPSS20.0社会科学统计软件。

(三)数据来源

本研究的文献数据主要来源于中国知网(CNKI)、全国图书馆参考服务咨询平台和国家图书馆文津检索19492015年的关于我国基础教育质量文献或者检索记录。首先,借助全国图书馆参考服务咨询平台和国家图书馆的藏书检索分析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历史脉络。其次,基于CNKI数据库分析当前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发展概况。再次,综合三个数据库的文献数据,综合分析我国基础教育的进程与结构关系。

三、结果分析

(一)研究历程分析

经统计发现,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经历了“厚积薄发—稳步提升—直线上升”三个阶段(见图1)。以2000年为界,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21世纪前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缓慢增长,之后却直线上升。

以文献数量为分类标准,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改革开放前期(19491978年)、改革开放后期(19791999年)和21世纪新阶段(20002015年)。

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19491978年),我国基础教育受到苏联的影响,又经过自然灾害及“十年”文革,关于基础教育质量的研究成果十分有限,当时的年度文献数量很难超过100篇,而且多以定目标、喊口号的宣传文献为主。虽然这一时期文献的总体学术成分不足,但这些文献对于研究当时的基础教育质量标准、质量保障具有较好的参考价值,而且为后期的基础教育质量改革奠定了基础。在这一阶段,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学术研究虽然逐渐兴起,但总体上处于被无情压抑的状态,可以称之为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厚积薄发”阶段。

改革开放后期(19791999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作出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战略决策上,我国基础教育迎来了稳步提升期,基础教育“两基”与“普九”战略在推动基础教育质量提升方面作用显著。同样,在学术界,人们对于基础教育质量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基础教育的机会公平和质量公平开始得到重视,相关研究文献从每年100篇逐渐增至1700篇左右,这一时期可以称之为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稳步提升”阶段。

21世纪以来(20002015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知识社会的转型发展,人们从“有学上”到“上好学”的追求日益强烈,“卓越而公平”的基础教育成为社会大众所期望的教育。这一阶段,国家在基础教育质量标准、质量评估和质量保障等方面不断探索,基础教育质量研究迎来了直线上升期,年度文献增幅接近1000篇。不仅如此,这些研究还对推动基础教育质量提高产生了重大推动作用,这一时期可以称之为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直线上升”阶段。

(二)研究主题分析

CNKI中,以“基础教育质量”“义务教育质量”为“篇名”分别进行检索,得到与基础教育质量密切相关的CSSCI论文文献,并对所有参考文献进行EndNote格式转换,再运用SATI 3.2文献题录信息统计分析工具析出研究主题的50×50关系矩阵,将此矩阵纳入SPSS 20.0软件中进行多维尺度分析(MDS),得到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主题分布图(见图2)。

从图2不难看出,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研究主题逐渐多元化,但主要体现为四种主体群态:宏观层面,基于教育决策、教育改革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5]中观层面,学校教育教学、教育管理,提高学校教学质量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6]微观层面,深入课堂的教育教学的研究,探索教学质量的影响因素(教学行为、班主任)和教学质量对其他(辍学率、教育均衡)等教育指标的影响;[7]第四种群态就是贯穿于宏观、中观、微观研究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与教育质量保障研究,[8]质量监测是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基础性工具或方法,也是教育决策的重要依据;质量保障则是所有研究的政策性建议和实现质量提升的主要路径。

任何学术研究,其研究的主题都是分散的、变化的。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主题一方面深受国家政策导向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到教育系统内部和外部多种因素的干扰。因此,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呈现出永恒、分散等多种形式的研究主题。事实上,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需继续挖掘其基本理论问题、监测、影响因素和保障等核心问题,并以这些核心问题的研究推动其政策建议的价值实现。

(三)研究内容分析

要深入了解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内容,就必须对所有关键词进行结构化处理。借助SATI 3.2文献题录信息统计分析工具,对“基础教育质量”的研究进行元分析,如图3所示,基础教育质量研究主要围绕“教育质量”“教学质量”“课堂教育”“教学改革”“教学方法”等几个热点区域和“高等教育”“素质教育”“教学模式”等研究次热点以及“健康教育”“人才培养”“实验教学”等其他相关研究域。由此可见,基础教育质量的内涵与外延是一个多维度的复杂系统。

关键词作为论文搜索的主要指标,高度概括了文献的内容。[9]本文运用SATI3.2文献题录信息统计分析工具析出研究关键词的关系矩阵,导入Ucinet6.0分析软件实施可视化知识图谱研究,得到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关键词共现知识图谱(见图4)。

如图4所示,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围绕“基础教育质量”可分为三个内容层次:一是围绕基础教育质量的本体研究,形成了“基础教育质量+教育质量标准”“基础教育质量+质量监测”“基础教育质量+教育质量评估”等一些稳定的研究主体;二是围绕学校教育、教育均衡等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主要有“基础教育质量+学校教育”“基础教育质量+教育均衡”等;三是基础教育质量的比较研究和教育行政,主要有“基础教育质量+美国”“基础教育质量+发展规划”“基础教育质量+办学行为”等。可见,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关系网络已基本形成。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网络还不够复杂,关键词与关键词、变量与变量之间的关系还有待深化。

(四)研究方法分析

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讲,教育研究方法可以分为思辨研究、量化研究、质性研究和混合研究。[10] 经文献计量分析发现,70.2%的研究成果皆为思辨研究,其中,国际比较与借鉴的研究占30.6%。这些研究主要介绍美国[11]、英国[12]、法国[13]和德国[14]等发达国家的有关基础教育质量的经验做法,以及基础教育质量的国别比较研究[15]。不过,伴随着我国教育的改革发展和基础教育质量学科的发展,“国内-建构”的研究迅速增长,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基础教育质量体制机制[16]、基础教育质量监测[17]和基础教育质量保障[18]等方面。早些年,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实证研究极其薄弱,但近年来,实证研究进入基础教育质量领域,特别是区域基础教育质量实施方面[19]的量化研究占了18.6%;除大规模的量化研究外,小样本的实证考察与思考[20]也开始出现,只不过所占比例很小。

经过多年的发展变化、不断的积累和反思,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范式与方法已越来越规范,但整体研究的思辨范式没有改变,国外翻译借鉴的取向没有改变,为政府决策的研究目的也没有改变。这种研究范式需要进一步优化和升级,而立足于我国长久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评估,立足于提高基础教育质量,深度开展本土的基础教育质量实证研究则尤为必要。

四、结论与展望

(一)研究的主要成就

梳理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历史脉络,其成就是显著的:一是研究力量从弱到强,研究成果从单薄到丰富,为我国基础教育质量提升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二是研究主题逐渐多元且相对集中,研究的领域、内容逐渐丰富,为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持续繁荣奠定了基础;三是研究范式逐渐转型,“国内-建构”取向的研究增多,一些研究从单纯思辨转向实证,研究方法、研究工具也不断发展和丰富。可以预见,随着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不断发展、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与评价体制机制的不断完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必将进一步繁荣,并在推动我国教育事业科学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彰显。

(二)研究的几个问题

尽管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在不断进步,成就逐渐增多,但依旧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是研究多理论建构和理性思辨,实证研究相对较少,理论基础不够夯实;仅就研究的理论而言,也没有很好地融合管理学、经济学的质量理论,多是就质量论质量,理论视野较为狭隘。二是研究重“国外-译介”,而“国内-建构”的研究数量虽不断增加,但有影响力的研究成果不多;就研究范式而言,现有的研究方法比较单一,特别是量化研究、质性研究还停留在“就政策言政策”的层面。三是研究队伍比较分散,特别是核心作者群不够稳定,研究合力尚未形成且研究主体间缺乏深度合作,尤其是缺乏团队合作研究的成果,周期性、连续性、有影响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报告尚未出现。因此,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学科发展在教育发展与教育改革中的作用发挥尚不明显,整个学科发展相对滞后。

(三)研究的发展方向

未来,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要做好以下五点:第一,加强基础教育质量研究要特别突出学科建设,促进基础教育质量学科发展与社会发展、教育发展有机融合,提高学科研究的“有效供给”[21];第二,要强化研究队伍,形成一支稳定的基础教育质量研究队伍,使研究者长期关注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理论与实践,尤其要唤醒研究者的合作意识与反思意识,加强研究主体之间的深度合作,构建相对稳定的学术共同体;第三,要不断拓展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研究领域与研究主题,深化基础教育质量的理论研究,加强基础教育质量基本理论与教育评估、教育管理学科之间的深度交叉与融合;第四,突出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实证与实践取向,以实际问题解决为研究导向,强调多元化方法的应用,致力于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实证研究,理论结合实践,以实践推动理论进一步发展;第五,凸显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本土化,加强系统、有深度、有广度的本土建构性研究,在研究我国教育问题中解决基础教育质量的问题,进而形成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研究的本土特色。

[注释]

[1] 中华人民共和教育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EB/OL].(2010-07-29. http//wwwgovcn/jrzg/2010-07/29/content_1667143html

[2] 中国新闻网.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EB/OL].(2012-11-20.http//newschinacomcn/politics/2012-11/20/content_27165856htm

[3] 周甜.中小学教学质量元评价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51

[4] 王天平,李鹏,王建平.城乡中小学标准化建设的问题审视与优化之道——基于N市中小学标准化建设的调研[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5).

[5] 张源源,刘善槐,邬志辉.义务教育质量评价的基本原理、路径与方法[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5);刘学智,栾慧敏,乞佳.美国政府提高基础教育质量的最新举措——PARCC评价体系的构建与启示[J].比较教育研究,2013,(10);董奇.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体系[J].人民教育,2007,(Z2).

[6] 邓峰.教育政策演进与教育评估转型——美国提高基础教育质量的经验与启示[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3,(1);侯玉娜,沈爱祥.学校资源对上海基础教育质量与公平的影响——基于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09)数据的实证研究[J].教育学术月刊,2014,(9).

[7] 李凌艳,张平平,李勉.美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学校影响因素监测研究[J].比较教育研究,2015,(11);罗伟卿.财政分权及纵向财政不平衡对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影响[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S1);沈南山.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学业评价制度分析视角[J].教育科学研究,2010,(7).

[8] 祝新宇.构建多元融合的区域基础教育质量保障机制[J].教育发展研究,2012,(11);沈伟.基础教育质量保障概念辨析[J].教育研究与实验,2014,(1);祝新宇.区域基础教育质量保障机制的主体关系分析[J].教育发展研究,2016,(4).

[9] 蔡文伯,马瑜.21世纪以来我国教育经济学研究现状的计量分析[J].教育与经济,2014,(2.

[10] 姚继海,王喜雪.近十年来我国教育研究方法的分析与反思[J].教育研究,2013,(3.

[11] 王正青,徐辉.当前美国基础教育质量现状与改进趋势——“追求卓越”理念引领下的实践[J].教育研究,2014,(9).

[12] 张晓蕾.英国基础教育质量标准《国家课程》及监控系统[J].全球教育展望,2012,(5);苑大勇.英国基础教育质量保障政策研究:以“国家挑战”项目为例[J].比较教育研究,2010,(5);高凌飚.英国基础教育质量管理的考察报告[J].学科教育,2001,(7).

[13] 杨涛,辛涛,董奇.法国基础教育质量测评体系探析[J].比较教育研究,2013,(4).

[14] 王定华.德国基础教育质量提高问题的考察与分析[J].中国教育学刊,2008,(1).

[15] 辛涛,李峰,李凌艳.基础教育质量监测的国际比较[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6);郑弘,孙河川.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质量评价标准的国际比较研究[J].上海教育科研,2013,(10).

[16] 周浩波.试论高水平、高质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J].教育科学,2004,(5);古翠凤,周劲波.我国基础教育质量政策变迁的路径特征[J].教学与管理,2008,(10);李凌艳,郭思文.我国基础教育质量环境系统监测的若干思考[J].教育研究,2014,(11).

[17] 崔允漷.试论建立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体系的价值[J].教育发展研究,2006,(5);胡进.义务教育教学质量监控评价的实践与思考——基于北京市学科评价方案的研制与实施[J].中国教育学刊,2013,(1);梁红梅,王爱玲.我国农村义务教育质量问题考察与归因[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9,(4).

[18] 张素蓉.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及有效利用是缩小基础教育质量城乡差异的根本保证[J].教育与经济,1997,(1);柳海民,王澍.合理发展:提升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的新思路[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6).

[19] 王嘉毅,李颖.西部地区农村学校义务教育教学质量研究[J].教育研究,2008,(2).

[20] 杨世玲.基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打造基础教育质量链的思考[J].贵州民族研究,2014,(9).

[21] 李鹏,朱德全,肖桐.中国教育督导研究的现状与走势:文献计量分析的观点[J],上海教育科研,2016,(9).

(责任编辑:张 蕾)

论文来源于《教育科学研究》2017年第4期,文中图表略,详见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