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结构教学",让教育真正变成一门科学  

2017-05-16 11:16:08|  分类: 【结构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能校长王俊:"结构教学",让教育真正变成一门科学

  

  江苏宜兴实验中学的校长王俊

  对话王俊

  两周前,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和很多人一样,王俊也聚焦着大洋彼岸的这场政治剧,但他的关注点却另辟蹊径地放在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竞选演讲稿上。他搜集了二人历次公开演讲的演讲稿,分析其中的规律,最终他发现每一次讲稿都遵循一个内在的逻辑。

  作为江苏宜兴实验中学的校长,王俊最擅长的工作的是抽丝剥茧,对每一门学科,他都能够从现象直抵本质,庖丁解牛般梳理出一套最基本的学科结构。十年前,他因为独创了一套“结构教学法”而逐渐被教育界所熟知。

  如今,在以北京、上海为代表的教育资源集中的一线城市,课程改革进行地如火如荼,越来越符合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但王俊对此不以为然,“这在地方上很难实现,哪儿有这么多的课程权限?”。因为受到了政策和师资的种种限制,地方学校的课程与一线城市顶尖学校相比,始终难以望其项背。王俊坚信,校长职能的最核心内容在于引领课堂,撬动课堂改革,而这也是校长领导力的根本。

  

  王俊校长给我们上课,我们都要坐得直直的~

  在大多数校长都从常规的课堂教学工作中抽离开去的时候,王俊却显现出难得一见的“全能”。作为一位普通地理老师出身的校长,他花了二十余年,将初中阶段的各门学科都钻研透彻,游刃有余地驾驭着每门学科。

  “我就是被逼的。”面对中国教育智库网·校长派的记者对他学科能力之全面的惊诧,王俊自嘲地一笑。传统的教学方式在他看来是低效的,教师并不重视科学研究,为了推动着教师踏上新的征途,他必须身先士卒。

  “这就是素质教育的真谛”

  “现在师范类院校培养教师并不重视科学。”担任校长近二十年以来,王俊发现很多师范专业毕业的教师在教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专业知识储备较为薄弱,对教育的模式、知识结构几乎没有清晰的概念。

  对于现在炙手可热的核心素养,王俊认为其中的概念并不够清晰,无法给予准确的解读。但对于学科素养,王俊有自己的理解,他的理解来源于加涅和奥苏伯尔的“知识分类理论”,这一理论对学科素养有一个明确的阐释。

  “我觉得我们的教育应该多借鉴一些西方的思想和理论,他们善于解决具体的问题。”王俊指出。

  这些年,王俊所做的事情如果可以被简要概括,那就是寻找学科的本质结构。他认为,要解决“怎么教”的前提是明确“教什么”,“如果教的内容价值不高,那无论怎么教都是低效的。”在他看来,学科的本质结构就是应该教授给学生的高价值内容。

  “举例来说,现在很多老师甚至都不会写读后感。”王俊说,读后感有一个基本结构,即便有一些老师是按照一定的结构教的,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按照怎样的结构,这样一来,少数优秀的学生可以理解并转化为自己的知识,但大多数学生却无法理解。而王俊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结构给“拎”出来。

  历经多年的研究,每一门学科在王俊眼中几乎都是“透明”的,透过枝繁叶茂的知识大树,他都能直接寻找到学科最原始的躯干,学科之间的鸿沟在他眼里也就荡然无存。

  如今,很多学校都将学科树形图引入到教学工作中,但它们与“结构教学法”最大的区别在于,主要还是知识点与知识点之间的联系,而非学科本质之间的联系。

  王俊的“结构教学法”归结起来就是以结构为载体,帮助学生掌握学习某一类知识、解决某一类问题的思维方式和方法,即帮助学生掌握主动学习的工具。

  比如,他将“结构教学法”运用在区域地理这一难点的教学中,他把区域地理的基本结构绘制成一棵“知识树”。在学生掌握和理解这个知识树之后便能运用它去学习各个区域的地理,不必再让教师将大量的精力花费在准备各个区域的知识提纲上。

  

  认识区域——基本概念结构

  而当学生掌握了学习每门学科的工具之后,他们就具有了知识迁移能力,可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从而也就实现了少教多学。

  在这一过程中,学生掌握了基本知识,形成了基本能力,积累了基本经验,掌握了学科思想方法,而这些正是学科素养的核心。

  同样,对于教师而言,一旦掌握了学科的核心素养结构,也就懂得了如何设立教学目标,他们就始终以学科素养去审视每一堂课,为教学目标的确定提供依据,而教学目标的确定是课堂有效性的前提。

  “我认为,这就是素质教育的真谛。”王俊说。

  结构教学法的诞生

  1992年,王俊正式进入宜兴中学担任地理老师,之后,他开始深入研究沙塔洛夫的《纲要信号》,并将它融入到地理课教学中。从那之后,王俊开始了漫长的课堂研究之路,相继研究了邱学华、王敏勤、魏书生、张熊飞、布卢姆、布鲁纳等多位中西方教育名家的教育思想,并将这些思想沉淀为自己的教育理念。

  课堂要解决的是“怎么教”和“教什么”的问题,2007年,王俊读到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叶澜的一个对教育的解读——帮助学生掌握主动学习的工具,他觉得这一理念极为精辟。同时,他愈加认为学科的基本概念是解决问题的“工具”,为此,不管是哪一门学科,他都要追问,它的本质是什么?核心概念是什么?

  那时候,王俊几乎“着魔”于学科的概念,逮着哪个老师都要“布道”一番。但在推动教育“科学化”的过程中,教师观念的转变始终是最大的困难,王俊干脆自己深入到各门学科当中,带头研究起学科规律。

  

  初中生能有效解答高考题?王俊校长在跟老师们讲这个哦~

  王俊认为,每一种知识都应该关注两类结构:基本概念结构与方法程序结构。他以汽车作比:汽车能够行驶,必须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零件与零件的组合,这就是基本概念结构;

  除此之外,汽车要想行驶,还要把握操作汽车的步骤和要点,这就是方法程序结构。同样,学生要具备学科能力也须掌握两个结构,一是学科基本概念结构,二是学科方法程序结构。

  而只有当“两类结构”互相结合,知识才能转化为能力和智慧,用于解决实际问题。

  在王俊的大力推动下,“两类结构”教学模式逐渐被学校的教师所认同,并付诸于课堂实践。从那以后,实验中学的课堂也有了本质的改观:学生主动学习能力大幅增强,课堂效率突飞猛进,一节课甚至可以上几节课的内容。

  “一篇文章无非是些什么内容?”

  周水平是宜兴实验中学语文学科的带头人,在尚未进入宜兴实验中学之前,周水平从未想过还能有一套全然不同的教语文的方式,而王俊让她颠覆了过往的认识,也为她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

  过去,在语文教学中,阅读教学是一大难点,很多学生经过反复的训练之后依然会在拿到阅读题之后不知道从何下手,而在王俊看来,这缘于学生脑子里未能形成一套科学的思维模式。

  对于一篇文章,传统的阅读可以从三个层面去分析:文章的内容、主旨、写法的特点,这是一篇文章的基本概念结构,也是掌握阅读方法的一种工具,

  但在王俊眼中,这个阅读“工具”还是过于庞大。

  他将“内容主旨写法”诸要素在纵向上逐步分化,横向上综合贯通,最终绘制成了一张现代文阅读的基本概念结构图。

  

  现代文阅读与写作的工具——基本概念结构

  比如对于一篇文章的内容,王俊的思考方式是“文章无非是些什么内容?”所有的内容不外乎写人、记事、绘景、状物、抒情、说理(人事景物情)这五方面,王俊要求语文老师将这五个方面分辨清楚,然后用这个尺度去审视每一句话。

  “你会发现许多文章写法是一样的,文章无非就写这些东西。”王俊说。

  把握住基本概念结构之后就进入到程序方法结构,王俊将它归为四步:第一步查阅字典,扫除知识障碍,了解作者生平及写作背景;第二步,初步感受文章的内容和主旨;第三步,品读文章的写法特征,第四步,感悟阅读方法,升华思想情感。

  当学生掌握了文章阅读的两类结构,他们就掌握了阅读的工具,在不断的阅读实践中,这种结构化的知识就有效地转化成为了阅读文章的能力。

  

  景物描写的工具——基本概念结构

  “过去一道现代文阅读让学生分析文章的主旨,老师依照教参,侃侃而谈,学生听得云里雾里,听完也无法转化为自己的工具。”而结构教学的意义就让学生找到了切入文章的路径。

  曾有不少人担忧结构教学法会在学生的头脑中形成一种思维定式,但周水平觉得这样的疑虑是多余的。“事实上在西方,真正会写作的人都懂得一套基本的格式,但中国人就不讲究这个。”在宜兴实验中学的语文课上,老师讲述方法的同时也鼓励学生对文章自我生成的感悟。

  事实证明,结构分析和自由阅读相结合的方式收效良好。在周水平看来,只有当学生掌握了一定的基本模式之后,他才能越学越自在,否则就如同大海捞针般反复求索、缓慢前行。

  “工匠精神的前提是科学精神”

  相比于多数公办学校的校长,王俊对其他的事务都没有太大的兴趣,而对课堂的研究至始至终是他最大的乐趣所在。

  “现在很多人都在提倡工匠精神,但工匠精神的前提是科学精神,教育精细化的过程如果没有科学的指导,方向就容易走偏。”对于王俊而言,这个方向就是学科的本质。

  王俊的人生哲学是做一件事就要将它做到极致。过去,他从每一门学科提炼一些具体案例,而这些年,他的研究更加深入到每一个知识点,更加系统化。从一项理念的提出到真正落地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王俊自认为“结构教学”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

  

  王俊著作《结构尝试教学法》

  “这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王俊坚信,做教育就应该持之以恒,教学的研究和课堂改革没有捷径可言,而现在许多校长的问题在于沉不下心来。

  这些年,王俊愈发感到凭借个人的力量势单力薄,他希望能将自己的“结构教学”模式通过微课传播给更多的人,让更多人的学校受益。他以语文为例,规划了微课的模式:选取一篇文章,分成几节小课,每节课10—15分钟,分别从文章的主要内容、景物描写的方法、开头的方式等角度去上课,而每一个角度则需要结合多篇不同的文章来讲述。

  

  美国校长来校参观啦,还跟我们一起聊天了呢!

  这种方式被他称为“一文多教”和“一课多文”,每一段结构知识都做成一段视频,学生看不懂就反复看,这一方法同样可以运用于其他的学科。

  王俊不谈教育理想,他觉得如今的自己并无大的理想可言,他甚至对教育现状怀着一种较为悲观的态度,因为中国的教育在他眼里尚且缺乏专业化的追求。

  “我这个人很普通,没有什么梦想,做好教学研究就是最理想的状态。”王俊最后说。

  在教育界,还有很多人与王俊校长有“个人力量势单力薄”的同感,也许,你和我都是其中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