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道德领导】学校道德领导的内涵与研究范畴  

2017-05-06 13:05:35|  分类: 【德育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论探索 | 彭虹斌:学校道德领导的内涵与研究范畴
作者:彭虹斌   发表时间:2015-01-15

       提起道德领导,大陆的学者首先会想到美国学者托马斯·J. 萨乔万尼(SergiovanniT. J.),其代表作《道德领导——抵及学校改善的核心》在我国大陆翻译出版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学校道德领导的研究绝不仅限于萨乔万尼。[1]西方国家和中国港台等地的学校道德领导已经产生了众多的理论成果,甚至分支。道德领导的研究与伦理学和道德理论的发展密切相关,道德领导的内涵与研究范畴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一、学校道德领导的内涵

学校道德领导实际上也深受德性伦理与规范伦理的影响。很多学者就是从这两个方面来界定道德领导的内涵。德性伦理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一个好人?如何做一个好人?而规范伦理关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合理的道德规范?我们怎样做才符合道德规范的要求?德性伦理强调道德品格,而规范伦理强调的是义务、规则或后果。[2]

(一)德性:学校道德领导立身的根本

学校道德领导必须具备一定的德性。所谓“德性”,其最初的含义是事物所具有的某种长处或优点。这种优点是其他事物所不具备的,仅为自身所独有。随着时代的发展,德性一词逐渐主要用于人的特性,获得道德的含义,成为人所具有的好的品质或能力的指称,在英语中德性的英文名有两个:virtue excellence。亚里斯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写道:“德性就是人们对于人的出色的实现活动的称赞。”“德性是使得我们在所有这些事务上做得适度的那种品质。”[3]英国哲学家休谟认为,人需要具备正义、忠诚、忠实、端庄和贞洁等德性。在传统上,儒家学派比较注重个人德行的修养。根据《论语》的记载,孔子与其弟子在日常生活和教学中的经常性议题,主要涉及仁爱、礼乐、信义、孝悌、恭敬、忠恕等价值范畴。孔子的价值观“围绕‘仁’展开,实践仁德要从自己做起,从当下最切近的事情一步步做起,围绕‘仁’的范畴和德目,还有恭、宽、信、敏、惠等”[4]。孟子则强调仁义发自内心,他肯定仁义理智的价值所在,但是认为这些道德价值的起源发自本心,同时他也十分强调“诚”这个范畴,“诚”是真实无妄,是天道运行的规律,是对本人良知的最终根源——“天”的一种虔诚、敬畏之情。

学校道德领导理应以内在的德性作为治校的道德权威。

首先,必须对学生和广大教师充满爱心,关心和爱护每一个学生,体现出中国传统道德的“仁”和“善”,同时也体现西方传统德性的“爱”和近代启蒙主义的人道主义。对学生充满爱心是众多教育家倡导的德性。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认为,“教育艺术使儿童的心灵从平静状态中激动起来,给它以信任与爱,使它能随意地被控制与激发起来,并在时间尚未来到之前就把它投入到未来岁月的漩涡中去”[5]。赫尔巴特作为传统教育派的代表人物,尽管他是一个性恶论者,强调严格的纪律,甚至在一定情况下对学生施加威胁与惩罚,但他从心底里对学生还是非常关爱的。法国教育家卢梭认为,人生来就具有善良的天性,“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人手里,就变坏了”[6]。因而,他坚持认为,教育要遵循儿童的发展规律,依据儿童的自然本性。裴斯塔洛齐在诸多方面认可卢梭的观点,他认为,教育过程主要包括“道德、德行、心性”的培养,这三者密不可分。教育要以人的德行和善良的人性为基础。他说:“人的全部教育就是促进自然天性遵循它固有的方式发展的艺术”[7];“发展儿童的人类之爱和智慧的途径,以亲切、高尚的形式开通了……,如果说母亲以上帝的身份对待我,我也应该像他那样对待孩子,因为上帝让我有一颗母亲的心”[8]。可见,裴斯塔洛齐非常强调对儿童的爱心。

只有对学生予以关爱,才能遵循学生的身心发展规律,爱护学生的身心健康。“善”是一切符合道德目的、道德终极标准的伦理行为,也是促进学校发展和教师专业成长、关爱教职工、关注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道德原则。

其次,学校道德领导必须以公正之心对待学校的教师和学生,并在为人处世中贯穿公正原则。亚里斯多德认为,德性分为理智的和伦理的,[9]理智德性大多由教导而生成、培养起来,所以需要经验和时间。伦理德性由风俗习惯沿袭而来,通过习惯达到完满,也就是通过实践活动而形成。亚里斯多德的理智德性主要包括:技艺、科学、明智、智慧和理智。而道德德性所包含的具体德目有智慧、勇敢、节制和正义,其中正义是德性之首。后来的基督教在此基础上增加了爱、信、望而成为七主德。

休谟在《人性论》中认为,对正义的敬重是一种人为的、而非自然的德性。在他看来,自然德行是人类拥有的道德上善的天性,它不问任何的社会环境,人为的德行绝不是虚假的,它是道德上善的有关意图和行为的方式,该方式取决于一个制度性的或风俗习惯的背景。尽管如此,正义的德性是后天形成的,“正义的规则虽然是人为的,但并不是任意的”[10]。正义德性的养成需要后来的培养与理性能力的挖掘。

一些学者在道德领导的公正性方面进行了细致的论述,美国学者斯基若戈(SchragF.)认为,道德领导是一个演员,道德领导在决策时应该做到:(1)一个道德领导必须按照适用于各种情景的规则进行决策,而不是基于一时的怪念头或者特定时期的偏好。这些规则必须针对所有的人群,他们不应该只是有利于或者阻碍任何群体或者阶层的利益。这些规则必须是公正的,换句话,其效果必须是正反都可以的。(2)道德领导必须考虑所有人的福利和利益,包括他自己,因为所有人都会受到他的决策的影响。(3)道德领导必须将他的决策建立在所能获得的最完全的信息的基础上。[11]台湾学者谢文全认为:“道德领导,系指以道德权威为基础的领导,领导者系出于为正义与善的责任感与义务感而行动,因而也获得成员为正义与善而做事的响应,表现优秀而且持久。”[12]另一位台湾学者林纯雯认为:“道德领导指领导者在正当信念的基础上,先对自我做高度的要求,致力于提升本身的道德修为,展现道德勇气,再以自身高尚的道德修养与使人追随的道德魅力,发挥对成员潜移默化之影响力,来引领组织成员,使其心悦诚服并自然而然地受其影响,进而建立起自身的义务感、责任心与正确的价值观,以自动自发地完成任务,为组织目标而奉献,共谋组织的永续发展。”[13]

由此可见,学校道德领导在德行方面应该注重公正,具体表现为在工作上廉洁、在生活中注重操守。这在学校道德领导研究中已经达成共识。

(二)道德规范:学校领导的治校的行为准则

学校道德规范是道德价值的重要载体,是规范、指导和调整学校内部关系和行为的制度基础,也是学校教育教学开展的重要依据和指导方针,还是学校领导德性的重要支撑,学校道德领导以道德权威为基石,要对学校规范进行构建,例如制定学校的规章制度、建构学校远景与共同价值观。

很多研究道德领导的学者均强调道德规范的建设。美国学者扩普拉(CoppolaD.L.)认为领导者必须要能分享其精神层面与宗教世界之观点、实践高度道德理性、鼓舞成员为共同愿景而行动、试图建立社群与契约以及为社会正义而实践承诺。[14]我们熟悉的萨乔万尼认为,学校道德领导是以道德权威为基石,发现并确定所在学校的学习共同体的核心价值观,构建共同的愿景,教师们对共同的信念和愿景及时作出回应,互相合作,充分发挥学校领导效能。我国学者蔡怡也认为,形成价值观、建设专业德行、发展同行伦理等措施能够帮助领导者实现以文化的力量进行领导。[15]实际上,这种领导方式就是构建道德规范。

因而,规范构建是与学校道德领导养成德性相对应的一个重要任务,是为学校领导的德性服务,学校道德领导要以道德权威为基点,建构学校远景,对学校的未来进行道德规划。

(三)德性伦理与规范伦理相结合:时代发展的需要

具备良好的德行,并在学校中构建适合儿童身心发展和学校健康发展的道德气氛,制定符合学校核心价值的制度体系,构建符合时代发展的价值观体系的道德领导是比较全面的道德领导。这样的学校领导是综合型的道德领导,一方面,他们的德行良好,能以身示范;另一方面,在学校德育文化和制度建设方面能根据时代的需要,构建适合学校自身的价值观和德育文化。

一些研究者在道德领导的界定中,兼顾学校领导的德行和价值观、道德文化等方面的建设。例如,我国学者胡国栋认为,道德领导,是指领导者以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以道德信念为核心,以非权力影响为主,通过各种基于伦理的文化塑造与相关制度建构,与被领导者达成一种心理契约,在无形中自然形成群体的价值观和凝聚力,激发被领导者的自觉行动,上下同心协力共同实现领导目标。[16]在日益民主化、法制化的学校生活中,具备美好德性且构建学校道德规范的领导是时代发展的需要,也是一种发展趋势。

综上所述,道德领导是在管理和领导上追求公平和善,以自己的道德人格来影响和感化组织成员并形成道德权威,构建符合组织的道德文化的领导方式。该定义强调三方面:(1)在德性方面,以公正和善作为总的原则,追求公正和公平,善待教师和学生;(2)以德性为基础,道德领导以自己的道德人格来影响和感化组织成员,并形成道德权威,作为道德领导的基石;(3)在伦理规范方面,道德领导强调道德价值观的倡导和构建,在更高的层次上,重视学校组织文化的培育和革新。不同的道德领导会构建不同的学校道德文化,体现学校的特色,培养出符合学校办学目的并符合校训的道德文化。

 

二、学校道德领导的研究内容

学校道德领导突出了管理伦理性,强调价值在管理中的重要作用。道德领导的研究离不开伦理学这个重要的源泉。中西方早期的伦理学都是德性伦理学,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社会的需要的变化,德性伦理学逐渐被边缘化。规范伦理学迎合了时代的需要而成为主流的伦理学派,并取代了德性伦理学。20世纪初期,元伦理学开始兴起,它关注道德语言问题,拒绝对现实问题发表意见,并成为与规范伦理学分庭抗礼的一大阵营。但是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期,元伦理学由于其自身远离现实道德问题而逐渐遭到摒弃,抽象理论研究日薄西山,而关注现实道德困境的规范伦理学开始繁荣,罗尔斯和诺齐克是规范伦理学复兴的代表。这期间,作为规范伦理学的批评者的德性伦理学开始复兴,其中以麦金泰尔为首的一批学者为代表,从而形成了规范伦理与德性伦理两大学术流派竞争的局面。从德性伦理和规范伦理的角度来看,道德领导应该从德性伦理和规范伦理两个方面来考察其主要研究内容。

(一)学校道德领导的元研究

由于元伦理学的根本问题是道德判断或价值判断的确证,也就是“应该”“价值”的来源、依据问题。[17]或者说,它研究的是规范伦理学研究所隐含和预设的前提和假设。元伦理学的提问方式是“一个人为什么应该如此生活?”“价值是什么?”“道德是什么?”等等。所以,对于学校道德领导的元研究而言,其主要研究内容包括:学校教育为什么需要道德领导?学校道德领导的伦理依据是什么?道德领导权威来源于什么?学校道德领导以何种人性假设为领导的依据?学校领导为什么需要道德权威,道德权威来自于哪些方面?如何建立道德权威?学校道德领导的绩效怎么样?学校道德领导的责任与义务有哪些?学校道德领导的人格特质有哪些?学校道德领导的能力与哪些因素有关?学校道德领导研究的方法论基础是什么?等等。这些都是学校道德领导的元研究范畴。其中,道德领导权威的来源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因为道德领导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非常强调道德权威在领导过程中的作用,希望道德权威在组织中更好地发挥作用。又如,学校道德领导的能力问题也是值得关注的,布朗(BrownM. E.)等人认为,正直、道德标准符合社会公众要求、公平对待员工是构成道德领导能力的基石。他们研究发现,道德领导能力与领导的关怀、诚实、信任、互动公平、社会化魅力等因素相关。[18]值得说明的是,学校道德领导的元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有大量的空白地带等着我们去开辟。

(二)从德性伦理的角度来看学校道德领导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德行

德性是人所具有的好的品质或能力的指称。正如亚里斯多德所云,“我们称那些值得称赞的品质为德性”[19]。通常来说,德性伦理所关注的是人的德性,强调“他(她)理应成为什么类型的人”。道德领导所提及的德性专注于领导自身的内在品格,包括个体道德人格的形成和发展、个体道德行为的自律,其核心目标是领导在道德行为上追求完美,以及在道德精神上追求高尚。由此,笔者认为学校道德领导首先要具备优良的品质,也就是良好的德行,这些德性既与其他行业的道德领导存在共性,也有一些区别。王海明认为美德分为两类,善待自己与善待他人的美德,前者包括:节制、贵生、谨慎、刚毅、自尊和智慧,后者包括无私利他、公正、报恩、同情、爱人、诚实、慷慨等等。[20]学校道德领导也应该具备善待他人的道德,如诚实、善良、公正等等,也须具备善待自己的美德如自尊、智慧等等。但是,学校领导也不同于其他行业的领导,学校办学有着自身的特点,而且中小学的主要任务是基础教育的课程与教学,学校的领导与普通企业的领导不完全一样。学校的育人性质决定了学校领导的德性方面具有自己的独特性,这就是学校领导必须具有爱心,爱护和关心学生。一个不具备爱心的学校校长不可能成为一个道德领导。此外,学校领导面对广大专业自主的教师时,应考虑如何让广大教师有计划实行专业化,这种专业化既要符合学校的发展规划,也要适应和满足广大儿童的课程与教学的需要。学校领导应采用何种道德方式对待学生和教师,这是学校道德领导研究中的一个重点问题。

(三)规范伦理的角度来看,在学校层面上学校道德领导应该倡导哪些价值观、构建哪些规范

在伦理学研究中,规范伦理学的提问方式是“一个人道德上应该如何生活,社会应该构建哪些伦理规范?”“什么是有价值的?为什么有价值?”相应地,从规范伦理的角度来看,在道德领导的研究中,应提出这样一些问题:学校道德领导应该怎样工作?应该构建哪些伦理规范?哪些价值观应该构建?哪些价值观应该回避?这些问题是学校道德领导研究的一些重要方面。对于这些方面的深入研究,我们可以从伦理学的效果主义和非效果主义两个方面进行深入挖掘。

传统上,一般将规范伦理学分为效果主义(consequentialism)和非效果主义(non-consequentialism)。[21]效果主义主要表现为伦理学的利己主义和功利主义,主张行动的对错完全取决于行动的后果或效果。伦理学的利己主义认为,一个行动是道德的,当且仅当,采取这个行动最符合行动者的个人利益。功利主义则认为,一个行动是道德的,当且仅当,采取这个行动最符合社会的利益。非效果主义主要表现为义务论、自利契约论和非自利契约论,非效果主义的总的观点认为行动的对错与行动的效果无关,而是由行动本身所具有的性质,也就是对错的性质所决定的。义务论认为一个行动是道德的,当且仅当,这个行动体现了道德的自有价值,或者与人们显而易见的义不容辞的义务一致。自利契约论认为,制定契约的各方是自利的理性主义者,这些自利的理性主义者从各自不同的立场出发,以理性自利为基础,通过基于各自利益的谈判,制定契约(即道德规则)或达成共识。非自利契约论则认为制定契约的各方是道德上自由、平等的人,他们从某种共同的立场出发,基于某种公平性的理想或合作互惠的原则,达成契约或共识。学校道德领导一方面要提倡一些适应学生和学校发展的规范,如校训,另一方面也要形成一些文本的制度规范,以便对学校进行有效的管理;还要制定道德评价标准。这些都要依据效果主义或非效果主义。

1. 学校领导应该倡导哪些价值观

学校道德领导的规范伦理方面主要研究学校领导正确的道德行为规范,试图回答究竟什么东西使得学校领导的某种行为或者规则成为道德的行为或规则,挖掘在各种道德行为和规则背后的根本的或者最高的道德原则,试图找出隐含在各种行为背后的共同道德属性。

规范伦理具有价值导向功能,它告诉人们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道德的行为、什么是不道德的行为。学校作为培养人的地方,学校道德领导的神圣职责就是为学校的发展和儿童健康成长倡导合乎时代的价值观。美国的哈德森(HudsonJ.)教授指出:“道德领导有关领导者的个人影响力,它反映社会的改变以使领导形式符合人们的需要,它的中心思想在于确立伦理的价值观念,作为成员遵循的准则,所发布的指示或命令都涉及道德价值,不同于只讲求角色任务发挥的领导方式。”[22]因而,道德领导在学校中除了倡导国家所要求的价值观之外,还要倡导哪些适应社会和儿童青少年发展的价值观,这也是一个需要深入考究的问题。

2. 学校领导应该制定哪些行为规范和学校制度

由于伦理规范是人们在道德生活中的行为准则和标准,具有一定的外在约束性,相对于德性伦理,伦理规范的内容需具备约束道德主体的行为的具体标准、原则,所以,伦理规范需要有明确的界定。从规范伦理学的角度来看,道德领导是学校各种制度和规范的构建者,创建一个有道德文化的学校,这也是学校道德领导的研究范畴。

伦理规范立足于维系学校的秩序,规范学生的道德行为,强调的是学校师生的共同利益,它从外部约束师生的行为,与德行的伦理要求发自内心和自律是不同的。对我们的道德教育实践来说,伦理观念的影响是广泛而深远的,最为显见的是,它为道德教育提供了现实的、具体的、可教授的内容。道德规范充当了工具和手段,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这在各个社会中都得到了集中的体现。规范道德观的这种工具性特点,直接决定了道德规则具有约束性。

3. 学校道德领导应该制定哪些道德评价标准

学校道德领导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对学校制度的价值合理性进行考察,对学校制度是否合理、正当作出伦理评价。那么,对学校制度进行伦理评价的标准和原则是什么?这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对学校制度合理与否的价值判断标准有哪些呢?这一问题还需要我们深入研究。

 

[注释]

[1] 彭虹斌. 英、美、加三国学校道德领导研究进展[J].外国教育研究,2011,(04.

[2] HursthouseR. On Virtue Ethics[M].Lond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1.

[3][19]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M].廖申白,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译者序、34.

[4] 郭齐勇.中国哲学智慧的探索[M].北京:中华书局,2008133.

[5] 赫尔巴特.普通教育学/教育学讲授纲要[M].李其龙,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37.

[6] 卢梭.爱弥儿[M].李平沤,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5.

[7][8] 夏之莲,等(编译). 裴斯泰洛齐教育论著选[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30196.

[9] 亚里斯多德.尼各马科伦理学[M].苗力田,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25.

[10] 休谟.人性论(下)[M].关文运,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524.

[11] SchragF.The principal as a moral actor[G]//EricksonD.A.& RellerT.L.The Principal in Metropolitan Schools.MichiganMcCutchan PublishingBerkeleyCA1979:208-209.

[12] 谢文全.道德领导——学校行政领导的另一扇窗[G]//林玉体.跨世纪的教育演变.台北:文景书局有限公司,1998237-253.

[13] 林纯雯.国民中学校长道德领导之研究[J].教育研究集刊,2002,(2.

[14] CoppolaD.L.Moral Leadership:A Proposed Theory Illustrated by Select Catholic Secondary School Principals[M].New York:Harpercollins1998:506-520.

[15] 王根.学校体育管理的道德领导构建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089.

[16] 胡国栋.道德领导的逻辑起点及其多元价值意蕴[J].领导科学,2009,(11,中).

[17][20] 王海明.伦理学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16382-383.

[18] BrownM.E.Trevin oL.K.& HarrisonD.Ethical leadership:A social learning perspective for construct development and testing[J].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2005972:117-134.

[21] 陈真.当代西方规范伦理学[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19-24.

[22] HudsonJ.Ethical leadership:The soul of policy making[J]. Journal of School Leadership199775:506-520.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