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教育科研博客

《基础教育论坛》(教研版)杂志社 立品教育信息咨询中心 主办

 
 
 

日志

 
 

基于体验式教育的顾问制度体系研究  

2017-06-15 06:29:28|  分类: 【体验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于体验式教育的顾问制度体系研究
牟晖 , 王惠文 , 武欣 , 刘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 北京 100083
收稿日期: 2014-11-25
基金项目: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YWF-14-FGC-019)
作者简介: 牟晖(1980-),女,四川简阳人,讲师,博士,研究方向为高等教育、人力资源等。
摘要:体验式教育关注受教育者个性化需求,旨在通过亲身体验、自我感悟、互助分享,促进其学习和发展。基于体验式教育理念构建的三阶段顾问制度体系,通过“本科生顾问计划”“本科生社会导师计划”和“研究生顾问计划”为不同阶段学生提供分层次体验式学习机制,帮助受教育者在分享互助的体验式学习网络中塑造积极情感、感悟文化传承、培养管理能力,获得心灵成长。该体系注重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的互动交流,以受教育者为自主建构知识主体,有助其个体的良性发展。
关键词顾问制度      体验式教育      个性化教育      教育模式      教学改革     
On Counselor System Based on Experiential Education
MOU Hui, WANG Huiwen, WU Xi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Bei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 Beijing 100083, China
Abstract: Experiential education focuses on students' individual needs, students learn and grow through personal experience, sharing and comprehension. Based on the experiential education concept, the paper builds a three-stage counselor system. Through "undergraduate counselor program" "undergraduate social mentor program" and "graduate counselor program", the paper provides a hierarchical experiential learning mechanism for students at different stage to help them shape positive emotions, feel cultural inheritance and develop management skills. Counselor system pays attention to the two-way communication between educators and educatees with the latter as the main body of independent knowledge construction, which is helpful for the benign development of the individuals.
Key words: counselor system     experiential education     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educational mode     education reform    
一、引言

随着工业经济到服务经济再到体验经济的发展,体验成为重要的生活和学习方式。体验经济最大的特点是消费者获得主导权,有机会参与制造与服务过程,个性化需求得到充分考虑和满足。[1]体验经济的特征映射到大学教育中,核心就是要以受教育者为中心,充分调动其积极性,参与教育过程,通过亲身经历和互助分享来领悟知识、掌握技能、培养品质,在体验中获得感悟和成长。

中国高等教育工作已取得巨大成就,但同时也存在教育理念较传统,教育内容针对性不够,不能满足受教育者的个性化需求等问题。[2]单向灌输的传统教育方式不利于调动受教育者的积极性,难以根据不同个体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不同困惑和问题提出针对性解决方案,影响教育效果。当前学生群体特征发生显著变化,他们更加注重自我、自信独立,在人生观、价值观、行为方式上具有时代特征,需要与之适应的教育模式。

体验式教育是根据特定的教育内容和教育目标,通过创设一定的活动和情景,无论个体还是群体,经过场景经历的客观体验,以及反思、交流与分享、自省自悟的主观内化,检视并指导生活中的具体行为,引导他们认知和行为符合真理或价值判断的标准。[3]体验式教育是一种强调实践与感悟互动联系的教育模式,基本活动形式是受教育者参与和体验过程。体验式教育的目的在于激发受教育者积极情感,使其在生活和学习能力提升的同时,获得心灵的成长。

二、体验式教育的特点

体验式教育的生成与发展建立在构建主义基础上,是在哲学、教育学以及心理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学习理论。体验式学习理论最初源于杜威的“经验学习”。1938年,美国哲学家杜威在他出版的《经历与学习》一书中提出“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的概念,他认为学习不是内容的获得与传递,而是通过经验的转换,从而创造知识的过程,学生从做中学才能真正体会到学习的乐趣。[4]社会心理学家班杜拉提出:“人们不只是由外部事件塑造的有反应性的机体,而是自我组织的、积极进取的、自我调节和自我反思的。”[5]因此,人是可以成为自主建构知识的主体的。

体验式教育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是亲身体验。爱因斯坦在美国高等教育30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指出,学校的目标应当是培养独立工作、独立思考、视对社会的贡献为其人生第一要义的人,最重要的教育方法总是鼓励学生去实际行动。[6]体验式教育要求受教育者参与教育过程,在实践中体验、反思和概括,并将概括的感悟和体会应用于实践,实现学习成长。

二是受教育者与教育者为平等主体。体验式教育强调受教育者需要亲身体验、付诸实践,达到自觉塑造积极人生态度的效果,在心灵成长的基础上实现个人的全面发展。在这一活动的过程中,教育者和受教育者进行双向互动活动,并不将自己固定为某一个角色,两者都具备主动性,他们不再将各自当成是教育和被教育的对象,而是作为可以平等交往的主体。[7]

三是分享互助。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通过活动互助交流,分享知识、技能和体会,不仅促进被教育者获得自身能力提高和心灵成长,同时也锻炼教育者的团队合作和领导能力,实现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共同成长。

三、顾问制度体系的构建

顾问制度作为体验式教育的实践应用,是指在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不同阶段,由高年级学生担任顾问,在生活、学习、科研及职业规划等方面为低年级学生提供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引导[8],使学生亲自体验组织和参与活动的过程,在体验的过程中形成个体独特、有价值的认识。通过顾问和学生之间的分享互动,学生可以在活动中不断观察和学习,以此来调整和改善与他人的关系,进而增强人际沟通、冲突解决等能力,实现个人的全面发展。顾问制度作为体验式教育中的一种创新模式,能够让受教育者亲自融入到教育过程中,在体验和分享互助中实现成长,同时注重个性化的培养,实现“以人为本”“和而不同”的高等教育管理模式。

顾问制度体系综合考虑学生从入学到就业各阶段不同特点,针对不同阶段学生特点,构建学生之间的分享互助网络,即多阶段的顾问计划。各阶段计划相互衔接,构成完整顾问制度体系,如图 1所示。

图 1
基于体验式教育的顾问制度体系研究 - 思想家 - 教育科研博客 图 1 三阶段顾问制度体系构建

第一阶段的顾问计划即“本科生顾问计划”,是为解决大一新生适应大学生活的问题。通过选拔一批品学兼优、热心、有组织能力的大二学生做大一学生的顾问,在学习和生活上对低年级学生进行指导,通过顾问小组的活动,培养学生们的团队精神和组织领导能力。

第二阶段的顾问计划即“本科生社会导师计划”。主要针对大三同学对未来发展的困扰,通过邀请一些有较丰富工作经验的毕业校友与本科生结成对子或组成小组,为其提供生涯规划、职场和处世方面的指导,同时提供企业参观和实习的机会。

第三阶段的顾问计划即“研究生顾问计划”。是为帮助学生完成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学习方式的转变和适应,由博士生或高年级硕士生担任硕士研究生新生顾问,在生活学习、科学研究等方面为需要帮助的研究生新生提供指导和引导,及时发现并疏导研究生新生在学习、生活、科研等方面遇到的困惑和压力。

多层次的分享互助网络有效地整合大学资源,实现顾问与学生之间跨背景、跨专业的交流与融合。分享互助网络的建立,让学生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不同阶段都能得到来自顾问的指导与引导,使体验式学习贯穿整个教育过程。[9]

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制度体系的实践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自2007年正式实行顾问制度以来,通过逐步试点和推进,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组织制度和规范的工作流程。第一阶段的“本科生顾问计划”从2011年开始实施,目前已经开展4年,并在全校范围推广。第二阶段的“本科生社会导师计划”从2013年开始实施,目前已经有55名校友担任本科生的顾问。第三阶段的“研究生顾问计划”实施最早,自2007年以来,已经选拔197名研究生顾问,指导研究生近700名。

学生在顾问计划中可以体验到多层次、分阶段的关怀与指导。顾问活动采取小组交流、集体互助的方式,根据各阶段顾问计划的特点,组织有针对性的主题顾问活动。主要体验内容包括:

(一) 以入学主题活动为载体的归属感体验

体验式教育将学生大学生活的全部内容都视作学习的机会,顾问计划将整个培养过程“前延后伸”。在新生入学前的暑期为每一名新学生安排一名顾问,不论是刚从高考应试教育思维中走出的大一新生还是需要转变学习方式开拓研究能力的研究生新生,都在顾问平台上得到爱的传递与经验分享。新生入学后,顾问带领新生参加素质拓展和校园大寻宝等一系列的入学教育主题活动,认识新同学,并体验大学环境。通过一系列有导向性的入学主题活动,使新生在团队合作中互帮互助,快速走出进入新环境迷茫期,从内心生发出对大学校园的归属感,促进心理的健康成长。

(二) 以日常生活学习指导为载体的交流互助体验

作为顾问的二年级学生与新生的距离更近,更加清楚新生的困惑与烦恼,能够有针对性地将经验和教训传递下去,帮助新学生更好地感悟和融入大学生活。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中,顾问定期了解组员的生活情况,了解其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并及时给予帮助,帮助组员了解专业课程设置,鼓励组员努力学习,必要时给予学业上的辅导和精神上的鼓励。针对高年级学生对未来发展的困扰,有丰富工作经验的校友作为顾问,积极为他们提供生涯规划、求职应聘等方面的指导,并有针对性地提供企业参观和实习见习机会,帮助其更好地适应社会。学生们在体验交流过程中,通过言传身教和实践感悟,除能加深对专业知识的理解与学习外,还能帮助培养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科学思维习惯。

(三) 以文化体验课为载体的人文情怀体验

文化体验课实施“三个一工程”,充分利用当地文化资源,以顾问小组的形式每学期参观一家博物馆、游览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公园、欣赏一场高雅艺术,亲临其境,感悟和领略中华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及历史底蕴,促进学生对优秀传统文化的了解继承和对外来文化的选择汲取。学生们在活动策划、组织准备、过程体验和反思交流的过程中,亲身体验,深刻思考,传承人文精神,促进人文素养的提升。同时,顾问带领新学生参加“文化体验课”或“文化之旅”活动,能够使顾问和学生更加融合亲密。在体验不同类型文化的过程中,顾问关怀,新生互助,共同感悟,无私分享,培养爱国精神,弘扬人文情怀。

五、顾问制度体系的实施效果

顾问制度体系的实施,促进了跨年级学生交流和校内外交流,帮助学生在不同阶段获得更多的朋辈交流和互助分享机会,有利于其积极情感的养成。通过实际体验、观察思考、抽象归纳和分享交流,激发主体意识,获得心灵成长,提高心理素质和文化素养,增强环境适应力,进而促进个体学习和发展。

(一) 在体验中塑造积极心理

通过入学主题活动、日常生活学习指导和文化体验课等方式,学生得到来自顾问的关爱和支持,在共同参与活动的过程中不断塑造积极心理,学会用积极的心理状态去面对来自外界各方面的压力和挫折。有的新生表示在上大学之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对许多事情都不感兴趣,而进入大学后,由于有了顾问的帮助,变得更善于表达,脚踏实地,对生活充满信心。在顾问计划的活动中,学生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和生活态度也会发生积极的变化。有的学生表示顾问活动潜移默化出一种“家”的文化,他们感受到温暖和关爱,是一种“珍贵的体验”,使他们内心涌现出更多的正能量。

(二) 在体验中感悟文化传承

通过文化体验、跨年级交流、校友交流等形式,学习中华传统文化,感悟校园文化,实现人文精神传承。学生在顾问精心挑选的文化场所和文化活动中学习传统文化,体验现代文明发展,了解时代发展特征,实现文化传承。有的学生表示在参观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的过程中,深刻感受到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生命力的民族,不管经历何种屈辱,依然能从困境中崛起,通过民族复兴历史场景再现,体悟到自己作为年轻一代所肩负的历史责任和民族复兴重任。这种宝贵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很难在课堂中体会学习,但通过情景创设,现场体验,引发反思、自省、升华,实现自我感悟。

(三) 在体验中培养管理能力

顾问项目实施过程中,顾问作为小组组长,带领小组所有成员开展活动,培养锻炼组织领导能力;小组成员接受顾问指导,开展集体活动,锻炼提高了团队合作、信息收集、演讲表达能力等未来从事管理工作所必须的能力,实现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双向互助与成长。有的学生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体会到将团队凝聚在一起,既不能事必躬亲,也不能放手不理;既不能过于亲切,没有威信,也不能过于严厉,失去整个小组温馨和谐的气氛。管理能力的培养不是内容的获得与传递,而是通过实际体验产生经验转换,从而自己创造知识的过程。

基于体验式教育的顾问制度体系构建,充分反映体验式教育的体验参与特点,强调受教育者的主动权,关注受教育者的情感、个性与能力的全面发展。[10]通过构建跨背景、分层次、多阶段的分享互助网络,辅以有针对性的主题顾问活动,使学生在亲自实践与感悟中体验与内化,反思与行动,在体验过程中塑造积极心理、感悟文化传承、培养管理能力。通过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使学生获得对终身发展有益的学习,实现各成长阶段的平滑过渡,强调思维方式的培养和品格及价值观的养成,对学生成长有深远的影响。

注释:

①顾问制度体系实施效果的调查来自于自2007年以来参与顾问制度的历届学生的感想与反馈。

参考文献
[1] GILMORE J H. Welcome to the experience economy[J].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1998, 76 (4) :97–105 .
[2] 董泽芳, 李东航, 谭颖芳. 全球化时代中国高等教育管理的困境与出路[J]. 高等教育研究,2013 (10) :10–17.
[3] 范方仕, 罗娅. 体验式教育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运用[J]. 教育与职业,2013 (8) :58–60.
[4] 丁金昌. 高职院校基于 "做中学" 的教学模式改革与创新[J]. 中国高教研究,2014 (1) :19.
[5] 容中逵. 论班杜拉社会学习理论的现实教育意义[J]. 高教论坛,2002 (6) :129–131.
[6] 爱因斯坦. 培养独立思考的教育[J]. 中学语文,2002 (2) :10–11.
[7] 徐春艳. 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主客体辩证关系及其优化研究[J]. 思想教育研究,2014 (3) :21–24.
[8] 张润杰, 杨娜, 王文利. 基于预防性心理危机干预的研究生顾问制度[J]. 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07 (10) :31–35.
[9] 李良虎. 大学生全程体验式日常思想政治教育[J]. 社会科学家,2014 (5) :128–132.
[10] 毕爱红, 杨卫华, 袁琳君.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的体验式教育探索[J].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0 (7) :65–66.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